九日梦想家

【坤廷】舟行江湖(武侠悬疑)章一

窝激情转载_(:з」∠)_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难得的古风!写的也太好了吧!

池靥。:

第一章·客栈


 


戈壁,荒沙。


一根望杆突兀地耸立着。


悬帜之上,黄底黑字署了店家名号。


热风拂飐,飞沙漫天,依稀还能分辨出两个字眼。


重逢。


 


蔡徐坤干涸的眼眶略微泛出点湿意,随即又被头顶高悬的乌阳蒸腾殆尽。


玉门以南,西出阳关,重逢本就是件极稀罕的事。他已牵着瘦马走了两天两夜,不眠不休、滴水未进。他不由得遐想,此时若有美酒二三盅,配上小菜几碟,便当真为人生乐事——头脑不再活络,多余的感慨哽在枯竭的喉间,唯飘浮的脚步放快。


 


重逢客栈左右不过六七方木桌,东拼西挨墙根互相挤着,菜牌悬在小店进门处,多已覆上污垢看不清字迹。掌柜似被这惨淡的生意消磨光了热情,见人进门坐半天,依然自顾自倚着破窗抽旱烟。


无动于衷,整整一盏茶的功夫。


 


客栈再不见多半个活人,除却门外老马喑哑的喘气,脚边几粒沙石被热浪带起,无规律打的旋,老板慢条斯理嘬的烟杆,再也无一点声息。


 


蔡徐坤终于坐不住了,他来到柜前,搁下一两银子。


掌柜听见碎银落桌的响动,方懒洋洋晃了晃手指,“想喝水?自个儿上后院打去。”随手将抽完的烟灰磕在土墙上,慢吞吞伸脚碾碎余烬。半晌抬头,看人还在原地杵着,才略表纳闷地递过一个不耐的眼神。


“没有吃的?”蔡徐坤挤出一句话,心里颇有些不自在。


 


这黑瘦精干的汉子,扭头瞧他一眼,道,“这儿的吃食可不止你给的这个价。看你这样子——是碰上马匪还是沙尘暴了?”后嘀嘀咕咕地赘述长长一段戈壁流匪的暴行和三日前沙尘暴过境的惨相。就是他睨过来的神情很古怪,目光填满讥讽,笑意却刻着意味深长。


 


蔡徐坤不再作声,知道自己的形容很是狼狈,蓬头垢面让人生了轻慢心思。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个值钱物什,递过去。


“哟,秘银吊坠呀!这可是个值钱物件,难得难得。”掌柜显然是个懂行的,过过眼就能拿捏出价格,爱不释手地搁在掌心掂量,喜上眉梢之余冲后厨叫唤一声,“昊子,有客迎门。好酒好菜赶紧招呼上来。”又殷勤招呼贵客往楼上客房休憩。


迎着前后这两般嘴脸,蔡徐坤已无力气腹诽。眼下吃饱喝足再捯饬捯饬,闷头补上一觉才是正事。


 


许是这两日太过疲惫,蔡徐坤竟沾枕即睡,漫漫长夜倒也无梦,满室寂静微微飘出轻轻的鼾。


 


“噗嗤。”也不知是谁人的轻笑惊动了枯藤上栖的雀。


“富贵,这就是你说的魔教少主?瞧着挺粗心啊,半点不设防……果然是初出茅庐么?”清朗的嗓音忽远忽近。


“千真万确!可别小看这厮,从湘西启程新淳一路跟丢了四回,四回!说他没点手段,打死我都不信。何况魔教哪有简单角色?哥,你可不能被他貌似纯良的表象蒙蔽了!”另一人似乎已急得跳脚。


“唉唉,是吗?”前者故作一声叹息,转而避重就轻,“不过这姿色嘛,倒真值得一品。”


“哥!”




那面莞尔,转瞬之际见几条黑影掠过客栈回廊,他压低声音,“该来的还是来了。富贵,这几只烦人的苍蝇就交给你料理了。”


“嗯?”黑暗中有一双眸子瞪得滚圆,“哥!我才不要给他当护院!”


“乖,下手利落点,动静小点,月色这么美,别坏了兴致。”语罢,一袭白衣覆着如水夜色翩然而去,徒留剑客在原地跺脚愤愤。


见色忘义啊!名传天下的第一剑客如是抹泪道。




*大厂男孩随机掉落,副CP随缘

评论

热度(17)

  1. 九日梦想家Cheyenne_z1 转载了此文字
    窝激情转载_(:з」∠)_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难得的古风!写的也太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