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梦想家

热空气

非常细腻又变扭的感情啊

拨通月亮:

1w2预警 现实向


发完就跑路








我产生的一切不安,恐惧,愤怒,委屈,都基于你还爱我”


                   


 


   01


这是黄明昊和范丞丞分手的第一个小时。


 


 


黄明昊登上了飞往泰国的飞机。


 


 


和其他的几位同伴一起,迎着和往常一样火热的尖叫声,五彩摇动的手幅晃得人眼睛生疼,也不愿浇灭这样纯粹的热情,还是撑着笑脸回应。


 


 


在踏进机场前,他坐在保姆车里呆呆地盯着和范丞丞买的同款耳钉。


 


 


银色的光圈晕晕地布了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像范丞丞笑起来脸上的褶子,像范丞丞皱起眉头来眼角的不悦,像范丞丞愤怒起来的斯吼,这个耳钉承载了太多和范丞丞有关的记忆。


 


 


坐在一旁刚刚睡醒的朱正廷察觉到了车辆运动状态的改变,微微睁开眼,稍稍偏偏头就看到刚染了蓝发的小孩盯着手里的耳钉发呆,知道了什么,叹了口气道。


 


 


“justin,”


 


 


朱正廷难得的一次睡醒后的温柔,他也大概知道两人发生了些什么。


 


 


“不喜欢也可以不戴上的,只是,你要想清楚。”


 


 


黄明昊像一株植物吸收阳光。这些温言细语是春风化雨的降临,降临在他干涸的土地上,不久前,那里的主人抹了把头上的细汗,连锄头也没有带走,也忘记把他翻开的土壤填平,就忽然离开,黄明昊想他会去做什么呢,会去到另一寸土壤?抑或者寻找另一处天堂。


 


 


黄明昊也许从一开始也就没有那么喜欢范丞丞。是啊,他该喜欢他什么呢?


 


 


无法捉摸透的小孩脾气,他一点也不宽容,一点也不。


 


 


范丞丞不像他看上去那样天真无邪,也可能是太像了。他不愿意去包容别人,去包容一切带给他烦躁,焦急的问题。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盯着他的眼神就在说,你不过如此。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根发梢都不可一世。


 


 


在节目里又或者是访谈上,范丞丞也总是爱呛那些提问的记者。又或者说是爱示威。偶尔地和黄明昊一起出镜,也没有多温柔的样子,面对他简短到收音筒都没收录的脾气,黄明昊也只能尴尬地哈哈几声,还不忘拍拍身旁人的肩膀,还好,范丞丞从没有躲避过他任何情不自禁的身体接触,还好还好,好在给他一点点像样的期望与幻想。


 


 


范丞丞很少温柔,或者说对他温柔。以至于在他们正式在一起的那个夜里,范丞丞站在阳台边,窗户只开了一条小缝,可是风还是好大啊。


 


 


黄明昊没有和他并排站过去,他贴在他落在毛绒绒的地毯上的阴影,小心翼翼地盯着他。很久范丞丞才转过身来,月光没有洒在他的脸上,只在头顶落下几片呢喃。


 


 


“黄明昊,”


 


 


他听见范丞丞和往常一样喊他的名字,


 


 


“在一起吧。”


 


 


平时总是直男脑的黄明昊突然想到了一句话:


 


 


“我为他耗尽我的浪漫主义,我愿意。”


 


 


他看到他面前的这个人,他专制,他没有章法,他幼稚,他也顽劣,他不懂爱,他也许还有一些装模做样。


 


 


可又能怎么样呢?


 


 


即使是这样面无表情地说出这样令人错意,令人心跳不已的句子,他还是愿意。即使他的魂魄几乎是黑色的,只有那样一丁点血色的红去守护他,黄明昊也会笑着看着他月光下的男孩说;


 


 


“好,我愿意。”


 


 


和范丞丞在一起后,生活也没什么变化。只不过他对于范丞丞心动的频率越来越高。只是简简单单地看他喝了口矿泉水,纤长的手指微微用力捏住透明的塑料水壶,透明的液体被引力牵引着滑落进少年的喉咙,青涩的喉结上下吞咽。单单这些就能让黄明昊面红耳赤个半天,但实际上范丞丞和他什么也没做过。


 


 


偶尔,在范丞丞心情好时,会对黄明昊投以片刻的温柔,他会把小孩捞入怀中,大手轻轻拍弄着小孩柔软的头发。黄明昊总喜欢拉过他有纹身的那只手掌,捏在手里轻轻地摆看着。黑青的记号温和却不狰狞,那是另外一双手,那是范丞丞那双手上没有的期望与爱。


 


 


黄明昊偶尔也爱调皮,不过真的只能称为偶尔。好不容易编了个脏辫,虽然只是简易的版本,但对小孩来说也满足得不得了,捧着手机在没人的化妆间左拍来右拍去,根本舍不得浪费一点与这来之不易的脏辫相处的时间。以至于范丞丞站在他身后半天,他也没注意到。范丞丞盯着一面忙着自拍的男孩,脸上看不出甚么明显的情绪。等到男孩心满意足地关上相机准备查看照片的时候,范丞丞从他手中一把将手机夺过,无视了男孩惊异的目光,一张张的按了删除,然后把手机丢到男孩怀里,向后退一步,靠着墙双手抱着胸,玩味地看着对面身子已经转过来一半的男孩,瞪大着双眼。


 


 


没有等到意料中的爆发,只是见对面的小孩眼眶微微有些红润,仍拿捏着上扬的语气问他:“丞丞,你怎么来啦?”


 


 


范丞丞没有做声,他紧紧地盯着对面的人。妆发精致,俏皮可人。只不过,只可惜,这样的他几乎天天都是这样,如同没有限量地发售一般。


 


 


范丞丞从来没有不爱黄明昊,甚至比他还要更早察觉到这样不寻常的感情。


 


 


黄明昊总爱说他们相遇的烂梗,他都差不多忘记那天的情形,只记得在见到黄明昊的第一眼,就像一朵迷路的云彩找到了一只盏孤寂的路灯,路灯可能一直没法照亮这片云彩,可是至少,在路灯不亮起时,云是慢悠悠地在他身边跺着步子,在路灯亮起的瞬间,云也不必惊慌失措,它只用滴溜溜地靠着路灯,装作我们在一路同行,装作我们在彼此相爱,装作我们会永不分离。


 


 


黄明昊永远是翘起嘴角,微微弯起眼睛,想问题时会皱起鼻子,没听清时只会轻轻俯身小心翼翼地说:哥哥能不能再说一遍啊。然后歪着头无辜地笑笑。


 


 


范丞丞讨厌这样的他,但没有办法钳制不爱他的自己,没有办法再做出不爱他的选项。


 


 


他要他成为不一样的存在,成为独占他心里的一隅,想成为他的手下败将,想他想他。


 


 


所以总是一次又一次用那些顽劣的方式去激他去惹怒他,奈何他总是不为动摇,总是甜甜微笑。唯有他唯有他,深得他心,却也唯有他最不识抬举。


 


 


范丞丞不知道自己什么情绪,一把领起黄明昊的衣领,他好像看见自己赤红的双眼,好像听见自己愤怒的吼声,好像也看见他的男孩满脸无辜与恐慌地望着他,像无家的小猫,可惜他不会摇着他的尾巴,可惜他不会将自己的柔软全数交给他,可惜他是黄明昊,可惜他是那个永远也不愿真正示弱的男孩


 


 


范丞丞最后还是放开了他,抵着他的额头,不停地喘着气。黄明昊的背磕着坚硬的白墙,落下一点灰洒在他的头顶。他还是红着眼眶笑着问范丞丞:


 


 


“丞丞,我今天好看吗?”


 


 


范丞丞调整了气息,直起身子撑住黄明昊单薄的肩膀,目光幽幽,


 


 


“好看,你今天很好看,你一直都很好看。”


 


 


 


02


 


 


这是黄明昊和范丞丞分手的第四个小时。


 


 


黄明昊迷迷糊糊地躺在舒坦的商务舱,几乎没怎么失眠过的他头一次体会到了清醒的痛苦。他无聊地撑起身子,将身子的全部重量尽数施加在座椅上,扭动了下脖子,盯着前方发呆。


 


 


范丞丞站在机场里,不禁觉得一阵心烦,本该早早登上飞机,却一不留神地找不到拎着自己的包的助理,再过不久才得知自己被遗落在了机场。坐在候机室心里一阵阵焦躁,范丞丞重重地倒在柔软的靠垫上,头仰着,盯着无色的天花板出神。


 


 


他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呢?


 


 


是那天范丞丞好不容易录完了私人行程后赶回公司录完歌曲,只有他和一同外出的毕雯珺没有录制了,结果赶回公司,却看到了缩在录音室沙发上熟睡的黄明昊。


 


 


范丞丞走近一些,轻轻地放下提包,俯身查看小孩的睡眠。黄明昊其实不是那种睡得很死的人,这也是范丞丞不和他一道睡觉的主要理由。


 


 


从出道以后,范丞丞总是要天南地北的到处赶行程,时常回不了宿舍,好不容易抽空回来一趟,一般也是深夜。黄明昊也同样过得不轻松,所以范丞丞总是登记凌晨的飞机好在太阳升起的白天,赶着小孩确保了充足休息的早晨,匆匆回到他的身边。而这些,黄明昊都不知道,就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小孩果然扇动了几下睫毛,就缓缓睁开双眼,刚刚睡醒的世界还不是那么的清晰,但他却真真实实地看到了一旁的范丞丞。


 


 


“你回来啦?”


 


 


小孩一边揉搓着眼睛一边张开怀抱。刚刚苏醒的嗓子还奶声奶气,让人不住地疼爱。


 


 


“早回来了,在外面住了一宿。”


 


 


范丞丞一边说一边在他身旁落了坐,抓住他不停揉着眼睛的一只手,死死按在手心里。一边编着拙劣的理由一边观察小孩的表情。


 


 


可黄明昊只是愣了愣,也没有多过问,笑了笑说:


 


 


“好,休息得好就行。”


 


 


范丞丞死命地把他的手指塞进对方的指间缝隙,紧紧地黏贴在一起。又来了,又是这样的黄明昊,又是这样无可奈何,不,连无可奈何都不给他,永远只是这样,没有任何区别的笑着,就像他只是看台下的观众。


 


 


范丞丞拉着他快步走近没人的练习室,暴躁地锁上了门。他没有开灯,厚厚的窗帘把一切都遮住,包括他的心。他一把把黄明昊按在墙上,作势要吻他。黄明昊紧了紧眸子,他不是没有害怕,只是好奇盖过了恐惧,在黑暗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只是感官动物,凭着本能的主观臆断,潦草行事。


 


 


范丞丞的唇蹭过他的眉峰,蹭过他高挺的鼻梁,蹭过他紧紧闭住的双眼,停留在了唇边。他一直磨蹭着不往下继续,温热的气体打在黄明昊的皮肤上,痒痒的,可他没有躲开,就像范丞丞对他那样,从来也没有想要躲开。


 


 


范丞丞最终还是没有继续下去,他低了地头,力道放小了些,黄明昊依旧不依不饶地盯着他,很久很久,就像两头打斗过的猛兽各自舔抵着伤口,各自都不让步。


 


 


过了一晌,范丞丞哑着嗓子说:


 


 


“黄明昊,你走吧。”


 


 


“好,丞丞,那你记得早点过来,你还没录音。”


 


 


黄明昊在范丞丞松手的片刻,拥有了一片足够宽敞的空间,他突然发现,范丞丞的掌心都是汗,都是一层层密密麻麻又被揉乱在一起的冷汗。


 


 


录音结束的顺利,毕雯珺帮两人争取到了充裕的时间,在范丞丞反身回来的时候,发现朱正廷也进来帮毕雯珺垫完了音。


 


 


“丞丞啊,”


 


 


坐在一旁带着鸭舌帽的老师说,


 


 


“justin的rap一会你帮他垫垫音。”


 


 


范丞丞刚走近录音棚,整理好头麦,抬眼望去,小孩正捧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似的抬起了头,电花火石间突然对上了范丞丞的双眸,这次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冲着他笑,他只是望着他,橙色的光晕乎乎地笼着他头顶,连眼角也温柔。


 


 


完成了自己的part之后,范丞丞放下头麦准备踏出录音棚时,被老师叫住,


 


 


“诶,丞丞,你还没有帮justin垫音。”


 


 


范丞丞瞥了一眼玻璃房外的光景,清了清嗓子说


 


 


“抱歉老师,我今天身体不是很舒服,您还是再找别人吧。”


 


 


于是便抬脚走了出去,一屁股窝在沙发上翘起腿,眯着眼看向黄明昊。刚刚他的话整个录音室都听见了,气氛不由尴尬起来。眼看时间一点点流走,黄明昊扯着自己的衣服下摆,正准备说就自己来算了,坐在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毕雯珺起身大步走进录音棚对老师说,


 


 


“老师,要不我来吧。”


 


 


黄明昊有些惊异地抬起头,闻声便想站起来谢绝,却看到那人站在玻璃房里冲他笑着摇摇头,嘴型好像在说没关系。范丞丞坐在一旁冷哼一声道


 


 


“那行唄,以后黄明昊的part都由你来做好了。”


 


 


说罢便拎着包起身离开。黄明昊看了眼一旁的朱正廷,对方冲他摆摆手示意让他追出去,他只好扯掉正在充电的手机,火急火燎地追赶刚刚摔门而出的人。


 


 


范丞丞其实没走多远,黄明昊一出门就看到了靠在一旁的墙上紧闭双眼的范丞丞。他走近,没有过多的动作,只是轻轻靠在他的身旁。范丞丞摸索着去探他的手,却被黄明昊拍掉。他突然睁开眼,黄明昊看见他眼底通红,看到他眼底一片温柔的海。


 


 


范丞丞侧过身子,想去拥抱他,却差点扑了个空。站在一旁的黄明昊冷静得可怕,他低估了他和他的距离,原来早就不是原来只有的一拳之隔,可能沟壑千丈,深不见底。


 


 


黄明昊叹了口气,走上前去,闷闷地抱住范丞丞,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没有血腥,没有试探,没有讽刺,没有目的的拥抱。黄明昊任由范丞丞把头闷在他的肩上,深呼吸着热空气,过了半响,范丞丞反客为主,他把黄明昊小巧的身子紧紧簇拥进怀里,朝他的耳朵吐热气。


 


 


“黄明昊。”


 


 


他低低地叫一声,


 


 


“嗯?”


 


 


“黄明昊。”


 


 


“嗯“


 


 


“黄明昊,”


 


 


“我爱你”


 


 


“….”


 


 


“我也爱你”


 


 


“范丞丞。”


 


 


这是范丞丞第一次说爱,这是范丞丞第一次拥抱他,这是第一次让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在爱着他。黄明昊想。


 


 


这个世界总催着他长大,可偏偏他让他回到从前,让他不要伪装,让他慢慢成长。


 


 


03


 


 


 


这是黄明昊和范丞丞分手的第七个小时。


 


 


黄明昊躺在酒店的大床上,以往的巡演也好,综艺也罢,他总和范丞丞一个房间。


 


 


范丞丞一进房间就累得趴下,没什么力气再去收拾东西。黄明昊也一同趴在他身旁,撑着眼皮,下巴枕在自己的手心。看了一会,范丞丞伸手将人捞进怀里去,缓缓地拍着黄明昊的背。黄明昊不喜欢这样的接触,但是他没有开口。他在这样的时光里感受到了爱,感受到范丞丞眼底看他的轻柔,他往范丞丞的怀里缩了缩,蹭蹭他的胸口。


 


 


在美国的时候,他和朱正廷住一间房。已经几天没见到范丞丞,竟有些想念得发慌。听到敲门声,从床上蹦下去,也没穿鞋,踏着柔软的地毯跑去开门。门刚刚列开条缝,就看到范丞丞穿着黑色的t恤,宽松的运动长裤,双手插兜地看着他。


 


 


他穿着范丞丞比他大一码的衬衫,遮住屁股,没穿底裤,细白的腿逍遥法外,脸上红扑扑的,眼里闪着光地望着他。


 


 


“…..你快换个衣服,我带你去见我一个朋友。”


 


 


范丞丞偏了偏头,小臂轻轻上扬虚掩着嘴角。


 


 


黄明昊怎么那么可爱啊?他想。


 


 


对面的人显然愣了愣,紧接着没多问甚么,笑得更深一些说:


 


 


“好。”


 


 


黄明昊没用多久就整理好自己,范丞丞坐在床边默默看着他,看他确认了好几遍后,站起身拉过他的手准备往外走,黄明昊诶诶诶了半天,拖住他。反身跑回房间里拿起两个口罩,冲着范丞丞扬了扬,说:


 


 


“等等哦,你忘记他了。”


 


 


说完便靠近打算给他戴上。范丞丞看着这个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小孩,兴奋地仰着头准备给他戴口罩,比起大脑,行动总是更加诚实。


 


 


他捏住小孩的手指,拉在身边,单手把口罩往脸上撑好,十指紧握,没有管身边人的反应扯着往前走。


 


 


走廊里铺好的地毯吸走了一切的声响,但是黄明昊还是听见他的心跳声,听见他没骨气的心脏,全往范丞丞那里一个劲地跑,就差逃脱血管的掌控,就差贴进范丞丞的心房。可是,没有可是,这是不可能的,黄明昊想。范丞丞不懂爱,范丞丞甚么也不懂。可他还是这样抑制了眼底发红的失落,紧紧地靠过去,咯咯地笑出声音。


 


 


一餐饭下来,时间也不早了,好友开着车准备送他们回去。可是跑车只有两座,黄明昊尴尬地站在一旁,不知所措。范丞丞冲着好友挑挑眉,拉着黄明昊过去,自己先坐进副驾驶,然后张开双腿,留有一点缝隙,让黄明昊坐进来。


 


 


黄明昊涨红了脸,但也低低身子探头进去。一只脚刚刚踏进就被范丞丞整个拉进来,稳当当地坐在他的腿上,一气呵成。好友在一旁看得兴奋,吹了个口哨,锁上车门。


 


 


五月的天算不上炎热,可是黄明昊莫名地想扯扯衣领,他想一条溺水的鱼一般,渴求空气。范丞丞贴近他的耳朵,坏心眼地说:


 


 


“坐好了吗?要系上安全带了。”


 


 


黄明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范丞丞长长的手臂环住,整个人更加贴近一些。黄明昊抖着睫毛,手脚都不知道放哪才好。


 


 


范丞丞爱惨了他这幅模样,一路紧紧地抱住他,紧紧地钳住他们的爱情。


 


 


又是那个场景,范丞丞从梦中醒来,突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或者说是过于熟悉。


 


 


四处的仪器和惨白的被单,范丞丞直起身子,一旁的经纪人闻声忙跑过来说,


 


 


“丞丞你醒了?好好休息一下吧,泰国的行程你不用参加了。”


 


 


范丞丞疑惑不解,自己明明在机场,明明只是迷了个路,怎么就来医院了呢。他忽然想起睡梦里的黄明昊,他坐在一把灰色的椅子上,四周都是密闭的空间,他穿着oversize的白色长t,赤着脚,目光无神,他盯着前方,只是把视线存放在某一个地方而已,范丞丞死命地喊他,想上前去拥住他,可是不管他怎么拍打,怎么嘶吼,黄明昊始终呆呆地望着一个地方,不理会他,接着一阵天旋地转,身体撕裂一般得疼痛,就分不清甚么是梦,甚么是现实了。


 


 


大概了解自己身体状态的范丞丞安静下来,他按开手机,黄明昊没有给他一条讯息,倒是其他几个队友都在焦急地关注着他的的身体状态。相较之下,范丞丞不想继续想下去。他关掉聊天界面,点开微博,刚刚登录进去就看到黄明昊刚刚发的一条微博故事,他一眼看出那是他们第一次去泰国的时候留下的视频,录像的人是范丞丞,他不太喜欢游泳,可偏偏黄明昊执着于炫耀自己的技术,没有办法在黄明昊哭丧着脸说那我找雯珺好了的时候,提起黄明昊的衣物大步走向游泳池。


 


 


但去归去,范丞丞躺在泳池边的躺椅上慵懒地看着黄明昊游动,他嫩白的身体融入一大片水波中,潜得深深的,让范丞丞不能摸清他的航线。每过多久,黄明昊从泳池里爬起来,重新回到池子的边沿,经过他的时候,湿湿的发梢落下的水在范丞丞的脸上打了个圈,挠的他痒痒的。


 


 


“丞丞,给你展示一下标准的运动员入水!”


 


 


小孩弓着身子对范丞丞说。


 


 


范丞丞直了直身子,看着小孩漂亮的蝴蝶骨趟着清凉的水泽,他举起相机,张开嘴数数,却没有发声,黄明昊愣了愣,刹那也撇过头,他说


 


 


1,


2,


3,


 


 


黄明昊纵身跳入水中,越游越远,谁知道,他好想留在范丞丞看他的那个瞬间。


 


 


 


 


04


 


 


这是黄明昊和范丞丞分手的第十个小时。


 


 


范丞丞无聊地翻看着微博,思前想后觉得不妥,还是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


 


 


电话响得不久,可范丞丞的脑海里却想了很久。他想起和黄明昊第一次买的那对耳钉。他忘不了他捧着耳钉一脸宝贝的样子,范丞丞腾出手拍了拍黄明昊的头说


 


 


“你戴着试试看,别这么大惊小怪的,还说甚么温州人呢,丢不丢人。”


 


 


黄明昊忙点头,取掉原本的那颗准备戴上,却被范丞丞拦住,


 


 


“欸,我听说男左女右啊,要不你就戴右边得了吧。”


 


 


范丞丞探身靠近一些,顽劣地说。


 


 


黄明昊定定地看着他,他从没有过这样奇怪的感觉,好像爱意搅和着海盐,腾腾地打碎成云雾一般升起在心头,可他没有做声,他咽下所有的不甘愿,笑着点点头。


 


 


他不明白为甚么范丞丞总是那样阴晴不定,他好像在盯住自己的魂魄,好像在揪出心里作恶的魔鬼,他总把他归结为不够成熟,不想自己也是这样,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他和他还远远不够。


 


 


电话接通了,黄明昊起初盯着屏幕呆滞了半天。他从来没有想过范丞丞那样骄傲的人会放下身段,他点开接通键,对方却半天没有声响。


 


 


过了一会,范丞丞开口


 


 


“黄明昊,明天的fm我的part你来唱。“


 


 


“好,”黄明昊想也没想地就答应了,


 


 


“你…注意休息,明天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吧。”


 


 


黄明昊从床上爬起来,赤着脚走到窗台边,他小心翼翼地走着每一步,害怕踩着甚么似的,他静静地等着对面的回复,抬头看到了那个泳池。


 


 


那是范丞丞和他在一起不久之后第一次两个人单独相处,本来以为他不会陪自己去玩了,结果却被扯着手腕一路跟到了泳池边上,他努力地憋住笑意,跟在范丞丞的身后连影子都好生护着。


 


 


“黄明昊,”


 


 


范丞丞缓缓开口,


 


 


“你……甚么时候舍得让我看看你的真心?”


 


 


黄明昊只听见范丞丞这样说着,接着就是一串忙音。他迟迟没有放下电话,撑着手臂在大理石窗台上,明明七月天正是火热,可他觉得好冷好冷也好累,他盯着泳池,连朱正廷叫他去吃饭都没听见,朱正廷不知道发生过甚么,走过去扳过黄明昊的身子,


 


 


“黄……”


 


 


朱正廷看见,黄明昊一脸热泪。


 


 


拗不过黄明昊硬是被赶出了房门,想来想去朱正廷还是一个电话打给了病人范丞丞,朱正廷一直不太理解他们俩之间的一来一往,可是欺负到头上,委屈的也是自己疼了这么久的小孩,他也有必要去问问。


 


 


“喂,丞丞。”


 


 


朱正廷握着手机,在酒店走廊里踱步。


 


 


“正廷?怎么了?”


 


 


范丞丞刚刚挂断了和黄明昊的通话,心里堵着慌,下床拔掉针管准备吃点东西时,放在床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以为是黄明昊,便急着冲过去接,却不想是这个哥哥。


 


 


“你和明昊……”


 


 


朱正廷也不知怎么开口,他转了好几圈,已经被生活搞得晕头转向的还要保护着未成年弟弟的爱情。


 


 


“我和他分手了,正廷你不知道吗?”


 


 


“我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你看,你得和他把话都说清楚吧,毕竟以后都是一个组合的,这样对整体的发展都不好啊,你说对不对啊丞丞,更何况,”


 


 


朱正廷顿了顿,


 


 


“昊昊他,真的挺伤心的。说真的,我认识他这么久,第一次见他哭了。”


 


 


范丞丞握紧了电话,黄明昊他很伤心,黄明昊他舍不得自己,黄明昊在为他流泪,这些念头把他逼疯。他跌坐在病床上,狠狠地颤抖,他听不见朱正廷说的其他话,他也看不清眼前的任何景象,他只想好好的休息休息,好好再去拥抱一遍他的男孩,告诉他不要再把自己推开。


 


 


范丞丞没有坐以待毙,他不想重蹈覆辙,他急急忙忙打给经纪人让他联系出院,并且表明自己想飞去泰国参加fm,却被自家的姐姐一个电话给拦住。


 


 


“范丞丞,你和justin怎么回事?”


 


 


看着坐在病床一旁妆容精致的姐姐,明明看了十几年的面孔突然陌生起来,他双手绞着被子,不知从何开口。


 


 


他害怕说出真心会令姐姐心碎,会令父母失望,可是,他的男孩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他为他尝尽了苦果,为他受尽了折磨,而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自以为是的后果,他不该去试探,更不该去怀疑,爱是信任,是理解,是慢慢的相融,是于血于肉都化不开的情分。


 


 


在爱的命题里,黄明昊只看到了你,而范丞丞只看到了爱。


 


 


他终于抑制不住,掩面哭泣起来,一旁看着的姐姐也明白了甚么,叹着气将弟弟轻轻拢进怀里,小声地予以安慰。


 


 


第二天fm进行得顺利,范丞丞保持了一天的举着手机疯狂刷屏的姿势。姐姐走的时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对他说:


 


 


“小孩,你不是原来的小萝卜头了,不是原来的人来消了,你要对得起爱,你才能拥有爱。”


 


 


范丞丞点开一个视频,入眼便是小孩穿着自己粉红的西装,蹲在地上,摇头晃脑地按住耳麦,跟唱着自己的片段。他一直都觉得黄明昊的嗓音好听,却没想到和他如此贴切,他甚至按捺不住想见到他的心,他想他到发狂。


 


 


他点开短信里还平整躺在界面上的分手记录,寥寥几字却触目得可怕,


 


 


“黄明昊,分手吧”


 


 


而对方只是迟疑了片刻,就像每次回答他那样,那样的从容,那样的不舍得施加其他情绪地说


 


 


“好。”


 


 


05


 


 


这是黄明昊和范丞丞分手的第二十五个小时。


 


 


范丞丞在整理完衣物后,随手拍了段视频发了个微博,报平安。看着底下那些为他而打气的评论,范丞丞只觉得心里一片湿润。


 


 


同组的哥哥们总爱笑自己是爱哭鬼。其实他知道,自己不适合做艺人。他没甚么坏心思,也没甚么防备的想法。一直被家里保护到大,突然冒出这样一个疯狂的梦想还得到了全力的支持。虽然很多人认为他前途坦荡,觉得他一路顺畅。可是唯有他自己最清楚,他也渴望成为希望,成为肩膀,所以见到这个怪心动的男孩,他想保护他,想告诉他,请不要躲开我的爱,请让我好好爱着你。


 


 


登上机场后,范丞丞心心念念都是黄明昊,他想等会见面,他一定要拉住他的手腕,再十指紧握,一面道歉,一面挽留。


 


 


而黄明昊却没有和成员们乘同一架航班回来,他和丁泽仁还有其他的行程要参加。得知是参加成龙电影节,还要表演时,考虑到丁泽仁和黄明昊领舞位置的特殊性,于是决定临时改成《lvu again》,黄明昊想起那天录音的事,走之前拜托了黄新淳接管自己的rap,看着他写好词才放心地录制去了。


 


 


范丞丞坐着保姆车紧张地练习着一会的对白,车已经稳稳地停下,他麻利地钻出去,发现腿曲得麻木,也不顾锤锤,就着一种奇怪的姿势跑进大楼。等他推开门时,其他的成员还没有来。他有些失落的走进去,扯开外套随手搭在了一旁的栏杆上。


 


 


其实他并没有甚么把握,只是本能的想去试试,试试他的男孩能不能接受这样的混蛋,第二次。他保证再也不会伤害到他。


 


 


等了半天,也没瞧见成员们半点消息。他贴心的帮每个人都点了份星巴客,特地帮小孩的那份多加了些冰块。提着悬空的袋子眼巴巴地盼着成员的到来。


 


 


过了好一会,才有工作人员推门,看到他都露出关心的神色询问他有没有好一些,他都笑着一一回应,眼睛没有离开门框半步。朱正廷大步走进来,扯下帽子,范丞丞忙走过去,递过去一杯咖啡,眼睛往他身后不停地瞟着。


 


 


朱正廷也没客气,接过咖啡,小酌一口看见了范丞丞的小动作,气定神闲地放下背包说:


 


 


“别找了,黄明昊去录别的综艺去了,今晚来不了”


 


 


 


范丞丞“啊”了一声,失落地放下手里的咖啡杯,上面还有还有他的温度,还有他心跳的速度。范丞丞扯出一个不太快乐的笑容,悻悻地转过身去。


 


 


因为没有走位,五个人聚在酒店里只是和了下声就准备下去化妆,参加活动了。


 


 


其实范丞丞早想问了黄明昊的part怎么办,可到了那时,只见黄新淳拿着一张薄纸,有头有道地唱起来,心里便不是滋味。


 


 


毕竟是为自己爱过忍过的人,还是不能看到他一脸轻松的对别人笑着,不能看到他一脸清冷得摆手作答人间。


 


 


范丞丞一整个表演下来都不开心,站在一旁的毕雯珺明显感受到了他的异常,也知晓内幕。


 


 


结束了直播,范丞丞换下西装大步走在前面,毕雯珺走上前去勾住他的肩,轻轻地晃了晃道


 


 


“怎么样了,你的身体?”


 


 


“甚么怎么样,就那样唄。“


 


 


范丞丞偏了偏头,没有甚么情绪地看了他一眼,说着踏进了保姆车里。


 


 


“欸,我要是有个这样的前男友,我也得像justin一样,不,我可能就一巴掌扇过去了,最好撬开他的脑瓜看看成天都是想得甚么鬼东西,活得和16点的小剧场似的。“


 


 


毕雯珺毫不客气地在他一旁落了座,无视了对方的不情愿,第一次这么快速地说了这么多话。


 


 


“范丞丞,你能别这么幼稚了吗,我都看不下去了。你有没有想过,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和爱?”


 


 


毕雯珺拧着眉毛看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甚么的范丞丞。


 


 


“你能不能……”


 


 


范丞丞抬起头道


 


 


“不能。”


 


 


还没等范丞丞说完,毕雯珺不可置疑地往后一靠,抱着胳膊。


 


 


“不是我在和他谈恋爱,你要清楚。”


 


 


“他需要的是你,不是甚么作弄的深情和袒护。”


 


 


 


 


 


06


 


 


 


这是黄明昊和范丞丞分手的第三十二个小时。


 


 


黄明昊结束了录制,拍摄时没甚么感觉,出了录音棚才发现自己的右眼完全肿了起来,可能是被甚么不知名的小飞虫叮了。丁泽仁帮他四处找着药膏。


 


 


他忽然想起自己那次过敏,在宿舍里抓来抓去,怎样都不自在。蹲在柜子前找着药膏,却发现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好重新躺上床,捂着被子,咬着牙默默忍受,全身都是红疹,蹭着被子很不好受。


 


 


偏偏这时范丞丞打来视频电话,他艰难地点开,看到范丞丞也许是刚刚卸了妆的脸上落下鹅黄的光,而自己满头虚汗蜷在被子里,连脖子上也有些红红的印记。


 


 


也许是没想到黄明昊接通得这么快,范丞丞还在对着摄像头撩平着头发。突然看到对面面色潮红的面孔,心里顿时一落。


 


 


“是不是过敏了?”


 


 


范丞丞抿着嘴,这是他不开心的预警。


 


 


“嗯。”


 


 


黄明昊低了低睫毛,强忍不适说


 


 


“为甚么不吃药?”


 


 


范丞丞咄咄逼人的语气刹时令黄明昊红了眼眶,看到小孩情绪的变化也大概知了些一二,没有多说便挂了电话。


 


 


黄明昊也没力气探究对方的情绪,沉进被子里,咬着牙。没过一会,朱正廷便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把已经摊在被子里,全身湿透的小孩捞起来,一边抱怨一边帮他抹着药膏。


 


 


黄明昊晕乎乎地落入梦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觉得天地都混淆时,落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那人轻轻擦净他额头上的汗滴,缓缓地拍着他的背,就像范丞丞不那样合乎心意地体贴却被自己好好收藏着。


 


 


从被子里爬起来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一个人,他寻思着走出去看到小鬼戴着保洁帽杵着拖把,低头拖着地,一旁的王子异拿着棉布毛巾擦拭着洗漱台。他惊奇地揉揉眼睛,竟还看到林彦俊抢走尤长靖的扫把在客厅里弯腰劳作。


 


 


“不是,大家在干嘛?”


 


 


黄明昊不可置信地开口道。


 


 


众人闻声也都纷纷回头,看见是穿着家居服睡得眼睛都肿胀起来的小孩便放下工具走过去。


 


 


“你这个小孩,过敏了怎么都不和鬼哥说一声啊?”


 


 


小鬼勾着黄明昊的肩膀,看着他消下去的红肿拍拍他的肩。


 


 


“明昊,要是宿舍太脏了就和哥哥们说说,虽然我们可能没有甚么时间,但可以请保姆啊,别委屈了我们的小忙内了。”


 


 


尤长靖站在一边,和往常温和地笑着。


 


 


“我早就说了嘛,这个宿舍简直乱得和猪窝一样诶!你们都不听!这让我这个有洁癖的人怎么过啦?”


 


 


林彦俊撑着扫把抱怨着。


 


 


“行啊,我听你的,你到时做家务啊!你做啊!”


 


 


小鬼咋咋呼呼地顶回去,惹得所有人都轻松地笑出声来。


 


 


他们有多久没有享受这样安逸而普通的生活就有多么想念这样普通的美好。黄明昊心里想着不全是这些,他想到范丞丞挂断的那个电话和范丞丞抿起来的嘴。


 


 


像海天和鱼,他够不着,也离不开。


 


 


勉强涂涂抹抹一阵以后,就准备回去和成员们汇合了。黄明昊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到范丞丞,也有好几天没有拥有一个舒坦的睡眠。


 


 


比起期待,恐惧掺半。一般范丞丞出去录节目都会在不算太晚的夜里给他打来视频电话,好巧不巧总是捏在黄明昊睡意将至却还清醒的时段。可这一次情况却不尽相同。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范丞丞是这样看待他的感情,比起自己,他觉得范丞丞更没有温度。明明总是想把最好的捧给他,明明在他面前总是他喜欢的那副乖巧模样,他做甚么都会跟在他身后,可这样范丞丞竟问他要真心。


 


 


这样想着进了机场,坐着飞机上等待着起飞,忽然毕雯珺一串串的消息让他顿时失了睡意,毕雯珺清冷的声线一句句告诉他,在每个午夜的机场范丞丞垂下好看的睡颜,在某天朱正廷的抱怨声里得知范丞丞悄悄打飞的看望过敏的黄明昊,在每次后台都能收到满满的一袋不知名的零食的真正主人,以及范丞丞,在每个深夜无人的时,想着黄明昊的真心,这些是他在和范丞丞一同参加录制时听到厌烦的日常,而这些黄明昊都不知道。


 


 


又是一场无尽的失眠,黄明昊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这样漫长。抓着粉丝送的玩具蜘蛛,迷迷糊糊地登上保姆车,也没注意脚下,忽然间擦到了甚么软软的东西,那东西竟闷哼一声,接着黄明昊整个人失重的跌落在了甚么软绵绵的怀抱。


 


 


“昊昊,”


 


 


黄明昊只觉肩膀一片温热,男孩短短的头发卡在脖颈,痒痒的,他却不敢有甚么其他的动作,就像那天在车上,同样的姿势,却完全不一的心情。


 


 


范丞丞总爱做这些让人误会的动作,在每次黄明昊以为爱与他背道而驰时,范丞丞总如霖雨散落,湿湿黏黏,让人只想没骨气地沉迷进去。


 


 


但这次在范丞丞吻上他的发旋时,他悄悄地偏了偏身子。范丞丞察觉到怀里人的闪躲,将人松了松,却没有完全还给他自由。


 


 


“对不起,”


 


 


黄明昊听见范丞丞这样说,他努力克制住自己发抖的身子。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急,就像不可预料的阵雨,就像太平洋里不小的海浪。


 


 


“昊昊,对不起。我没有给你想要的爱,我太自私了,是我的不对,我只是,太希望成为你心里那个不同的人了。”


 


 


范丞丞一边说一边轻轻安抚着黄明昊


 


 


“每次看到你难过,但是还装作没事的样子,我就急得发疯。我想告诉你,我是你男人,我是你可以避雨的港湾,我是你可以靠住的肩膀,只要你需要,你随时都可以,只要是你。”


 


 


范丞丞自顾自地说着,不自觉也红了眼眶。


 


 


黄明昊转过身去看着他,额头上凌乱的发,白皙的皮肤衬得黑眼圈更加浓重,黄明昊盯着他,就像第一次遇见他那样,静静注视着他。


 


 


“范丞丞,”


 


 


这是黄明昊第一次喊他的全名。


 


 


“我不知道甚么是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爱。我从小就是自己生活,没有依靠过谁。你不一样,我们都不一样。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之后把我从前的习惯全盘改变,我做不到,你也做不到。”


 


 


范丞丞听后心中一紧,不自主地圈进了怀里的人。


 


 


“但是,又因为我们这样不同,我想和你一起,尝试着彼此接受,彼此融合,所以,”


 


 


“范丞丞,”


 


 


“在一起吧。”


 


 


 


 


07


 


 


这是黄明昊和范丞丞和好的第一个小时。


 


 


坐在酒店的床上没来得及洗漱,黄明昊把弄了下手里的那个亮色的气球,转过头去就看到坐在一旁的范丞丞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黄明昊笑着凑过去


 


 


“你干嘛?“


 


 


“我在看东西。”


 


 


范丞丞笑着搂住怀里的人。


 


 


“切,看我就直说,还看甚么东西。”


 


 


黄明昊小声地低估着,撇撇嘴。


 


 


范丞丞看他这般可爱的模样,抬手捏在他的下巴,慢慢地凑过去。


 


 


“我跑到生命的尽头看了看,看到我们果然白头偕老。”


                                 ——加.泽文


 


 


 


 


 


 


 


 



评论

热度(1729)

  1. 丞丞的喵喵🌸拨通月亮 转载了此文字
  2. 可乐软糖拨通月亮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眼泪不值钱TTTT
  3. 二米九.拨通月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