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梦想家

羽毛

窝好想哭啊

nopeaceone:

夏天,我第一次尝试在后台亲吻他,带着偷窃到的呼吸与心跳。

事情是这样的,他落单了,最后一个从升降台下来,我站在那里等他。他穿白色的宽松雪纺,里面是单纯一把纤瘦骨肉,他落下时风鼓起他的衣衫,很洁白,好像某种圣明的仪式。


我是害羞的那种人,尽管平时不太愿意承认。此刻在暗处,凭借一点点光亮,他对因太热而赤膊的我展开双臂,要一个拥抱。我感受到夏天的厉害,人变得口干舌燥。

这里没有人,黯淡又安全。很好。他被我压在墙上,咯咯直笑,用那种很让人愉悦的口吻说,你要干什么呀,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他讲得我神经性反应抖动,我想也不想,亲了下去。

亲吻的过程里,其他人已经从休息室里短暂的整理好自己,很明显有个工作人员在找我们,先喊我的名字,又喊他的。我好紧张,紧张到捏住了他的鼻子。然后雯珺的声音在回廊里响起,他说,我们出去看看,反正不会在这儿。

其实好不甘心,可更害怕。踢踏声走远,我才放开朱正廷,他大口猛烈的喘着气,打了我好几下,打完又缩在我的怀里边喘边听着我的心跳,声音又变得柔软,他说你要闷死我,我亲吻他的头发,心里难过,是不是怪我。

手机在裤袋里一直震动,我来不及管,朱正廷靠着我,他的手抚摸着我的后勃颈,他说我的头发长长了,我立马回答明天就去剪了,他又说你接下电话吧,震的腿都麻了。我把手机掏出来,我妈咪的头像闪耀在屏幕上。

接啊。他说。

接就接。

其实妈妈今天来了见面会看我们的演出,不对,是看我的。她是很独立那种女性,当然不会追到后台来送花送水果。也看不到我都有乖乖吃她带给我的维生素,再看看我是怎么在见不得光的地方谈恋爱的。她的宝贝儿子,人前风光,人后这么可怜。

电话里她照常的可爱,最后唠叨我的身体。我绝对健康,只是有了不能告诉她的小秘密。结尾的时候她问我最近开心吗,我看看靠在我肩上的这个人,回答她很开心。

挂掉电话,我跟朱正廷说我真的还是小孩诶。他捏了我一下,问我什么意思。好吧,我知道我真的年轻,年轻到我的万人迷男朋友为之心烦。我也知道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所以我干脆凑近他耳边,我说爱你一万年。

他太讨厌了,又捏了我。

后来我们还是被找到了,工作人员急吼吼,质问我们去哪里了。我撒了个善意的谎言,说自己胃疼,疼的走不了路。他们又问朱正廷,那你呢。他说,我牙酸。

我听到范丞丞笑了,他笑我们蹩脚的说谎技术,再来帮腔就像拆台。

姐姐,带他们去看一下吧要不。他说。

工作人员才没空理他,自己包里掏了止疼片出来递给我俩“先吃药,还疼的话明天再说。”

看看,就这态度。

我的眼睛悄悄去看朱正廷,他也咬着唇在憋笑,有什么好笑的啊。只有看到他才会有的那个想法又浮现了,偶像是什么嘛,怎么这么难当,要靠装成病人才能有空间亲亲我的爱人。



爱人这个词好成熟,听起来我们都年纪好大了。回酒店后朱正廷突然这么说,好像他也在想这两个字。我不愿意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反而好想问问他,你放空的时候都在想什么,我知道,因为你爱漂亮,不想听起来太老,是这样吗。

但是我没问出口,我又开始了我那莫名其妙的内向。

合趴在床上,脚一晃一晃。看他对着镜子梳头,梳好了又去卫生间洗脸卸妆。走出来的时候脸上都是水,他闭着眼睛,双手抬起瞎抓。像一个小幽灵,很可爱很可爱。

他终于找到了他要的,面纸。抽了三张,浪费了一张。他叠着那张没用到的纸巾,叠成一个小块,来到床边坐下。他说我洗完澡再走,我房间的淋浴出水好烫,我不会搞。

我心动得不行,我说你可以睡到早上再回去。

他说那还要早起偷偷摸摸爬回去,好累啊。

我说不会有人发现的。

他说不行。

他说的很坚决,我有点不开心,于是我说那我去帮你把淋浴修好,你直接回自己房间洗算了。

他又说不行。

怎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我使劲别过头,动静大到床弹动了一下。

他摸摸我的头发,说你不要这嘛。我操,又来,也不是没对我发过脾气过,现在又这么温柔来哄我。

好委屈,不知道怎么了。我改变不了这个状况,也许是气自己这幅少爷样,好像被那些人说中了一样,他小你六岁,很不好带吧。

你们懂什么啊。我跟他是平等的,谈恋爱是平等的懂吗。带什么带啊。

他还没哄完我,捏捏我的肩膀,说腰又疼了,自己早上都不敢和别人说,跳舞也跳错了,跟好多人都道了歉。让我别这样对他了。我立马中招,中得心甘情愿,回过头看他,是他那张努着嘴的小脸。

他说对不起嘛。

然后我就觉得自己真的错了。最重要是什么,他给别人道歉我也管不了,可居然还给我道歉。我多喜欢你,我看你一点都不知道。

这种话讲出来好肉麻,我又没说出口。

他要抱我,柔软的脸颊蹭在我脖颈的地方,拱起肩膀,腰露了出来。他脆弱的腰上纹着脆弱的那片羽毛,我想起刚刚在暗黑的后台,他从升降台上下来的样子,也像一片羽毛。

他整个人都靠着我,我知道他真的疲倦。最后一点力气还用来爱我,只好完全妥协,我说那你先去洗澡嘛。



他了解我的真害羞,所以做出一幅假正经的模样,走进浴室还关上了门,搞得很矜持,好像我没看过一样。不久,水流的声音隔着木板门传出来,盯着那扇门看,都没关实。我一个起身从床头找到手机,把水声录了下来。瞬间体会到了放肆的感觉,就是那一瞬,才没人能管我爱谁。


他洗了好久,我都等睡着了。十几分钟做了好几个梦,只记得一个。梦里重复了刚才我亲吻他,场景固定在暗黑的后台,连人群里偷摸的暧昧都不行,怎么敢呢。我们连吵架都不太敢了,情侣才能吵成那样,梦里我们不是情侣,又变回了朋友,却改不了老干点出格事。然后突然大家一起做采访,相互问问题。

朱正廷问,justin平时最喜欢干的事情是什么。

我拿着话筒对他说,平时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想你。

我惊醒,正好是朱正廷裹着浴巾出来,腰间那片羽毛又开始飞。我想着我的梦,我的录音。

也许我真的能干点什么,我一直想干点什么,搞点自己的东西。可以被说是作品的那种东西。此时朱正廷在我的跟前晃,他赤脚踩在地上,脚背贴着药膏。是那种原片的,精小的药膏。我觉得美,它们突兀在他的皮肤上,好像长出的鱼鳞,从最不被注意的地方,偷偷生长。

他擦完头发在我的身边躺下,头发湿哒哒,说想喝可乐。可他再也没力气了。我起身在冰箱里给他找到可乐,分成两个纸杯倒出来,可乐这种东西,喝多了身体不健康,我帮他喝一点。这样想着就跑到床边,跑得太快洒出一点在床单上。他看了看说,你别急啊。

怎么能不急呢,这端着可乐的起跑,仿佛名为我的爱恋,再不快一点就真的来不及了。那种想要飞速成长的感觉又来了。也许今天就适合创作,如果要写,我要写这样一首歌。有水声混进背景,歌词写鳞片悄悄长在人类的身上,写不小心说出秘密的男孩,写爱喝可乐的男人,写牙酸,写胃疼,写我爱你的所有场景。不要偷偷摸摸,我们做光明正大的两个人。

当有人听到问起歌名,我就告诉他们,羽毛。

我爱你的很多天里,有一天,在夏天里。追光悬在头顶,我们一起谢幕,下场时我以为的心上人差点丢了,结果他从天而降,洁白,轻盈,轻易骚动我心。羽毛。

评论

热度(1360)

  1. 津轻聿里丸凹正美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