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梦想家

insert

码住!

獵首:

⚠️看不懂的话结尾有提示


1.
黄明昊半夜三点醒了一次。

这是一件挺奇怪的事实,走到哪里都能睡着的情况下,他居然毫无征兆地惊醒了,没有冷汗和噩梦,被子还软软地榻在身上,遮到嘴巴的位置。他皱了皱眉头,把被子又扯高了一点盖住鼻子,挡住了空气里还没散去的烟味。

现在是几号…?


黄明昊摸出枕头下面的手机,刺眼的灯光晃得他眯着一只眼睛,锁屏上明晃晃地写着六月十六凌晨三点五十。被晃了一会儿之后眼睛里异物揉得差不多了,清醒渐渐盖过了睡意。解开锁屏滑了几下选不定哪个小方块点进去,微信消息栏干干净净,微博切了小号,除了首页满是自己的照片也没有其他东西。黄明昊很爱看自己的照片,但最近愈发不敢了,他要先回忆一下前一天他的造型设计是否有什么过大的问题,再下定决心滑几个评论看一下。麻木的心揣进去,又千穿百孔地拿出来,谁看见恶评都一样,越看越想看,看了说不在乎,过几天又揪着一颗心一条一条地拉。黄明昊的年纪还没到迷茫的时候,只是在自我否定和肯定里拉扯了几百个回合。他想他怕个屁啊,范丞丞皮都要被网友扒一层也没见他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黄明昊把耳机从枕头下扒拉出来,戴上之后随便播了首歌,太快了,下一首,太悲了,下一首,今天你birthday。这首歌总是排在最近播放的第三位,前面排两首黄明昊新听到还觉得不错的歌,他一般是不会把一首歌翻来覆去听五十八遍的,这首歌刚好成了专治情绪宣泄过度的急救包。他甚至想过要把这首歌编成一个舞台,solo或者双人都可以。

不要在路边舔蛋糕,那样我会心疼。

他躺在床上打着节拍,听到这句脑海里都是想的自己在路边舔蛋糕,衣服褪到手肘那里一副酷得让人怜惜的样子。妙啊,黄大导演当机立断以后mv就得这么拍,然后安排一个人,最好一个小女孩演下一句:二话不说拉着你的手往家里奔。想来想去有点奇怪,不过越奇怪黄明昊就越喜欢,一个孤独的男孩蹲在地上用危险的目光瞪着一个爱慕他许久的女孩,那个女孩却毫不胆怯二话不说把他拉着在无人的大街上奔跑,为他肆意庆祝太久都是一个人度过的生日。要多久,还要多久才能谈一场这样的恋爱呢?

微博突然突然跳出来新的提醒,是他关注的一个吃瓜大号,还蛮多人关注的,里面说的有准有不准,不过最近是越来越不准了,黄明昊关注这个就是想看自己挨错刀子没有,挨错了他也没办法,只能气得脸鼓鼓地跑去做点挽回声誉的事情,比如给工作人员买奶茶——他自己也确实有这个心,不全是为了让人夸。他想看到自己的善良浸润着身边人,但谁又没有那么一点点想得回报的心思。最重要的还是粉丝看到那些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的破事该遭多大罪啊,让人花钱买难受这档子事黄明昊有点承受不起,所以每次看了负面消息之后就会低落一阵子,他想他一辈子也学不会怎么表情管理。

又是范丞丞,黄明昊以前看到这些编造的东西最多皱一下眉头,脸色不好地退出来就罢了。范丞丞有几个女朋友在什么时间谈的在干什么他是一清二楚的,知道事实却不能发声的滋味让他有些恼火。但他敢把全部事实说出来吗?

他即使敢也没有那个资格,即使有那个资格也没有那个勇气,把青春期该有的春梦有痕变无痕。他点开那条微博眯着眼睛浏览了全部,第一张是他评论范丞丞生日微博的截图,第二张是寿星绯闻对象的歌单,今天你birthday赫然排在第一位,黄明昊觉得耳朵嗡嗡的,一个翻身跳下了床跑到洗手间想把这段旋律冲到下水道里去。这条微博好像在哪里见过,而且见过了很多很多次。他不知道这种恶毒的玩笑有什么好玩的,恶毒到他都觉得巧合都成了真,仿佛三个小时之前他是在和范丞丞把酒言欢,怀里躺着嫂子和她分享音乐作品,真的是好不糜烂的光景。反正他也长得像个坏孩子,何必呢,还打擦边球,直接编两个男人抢一个女人还更刺激一点。

肮脏的想象涌上来,呛得黄明昊打了个喷嚏,手一滑换到了下一首歌。想像终止,他也结束了第五十九次播放,毫不犹豫地删除了他歌单里总是排在第三位的急救包,在播放第五十八次的时候,是六月十六号凌晨。房间里是他一个人,闻着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烟味,他特别自在,坐在床上晃悠着双腿,希望这一刻能继续下去,在一个人的位置上静静观看别人的快乐。他哼着歌踩着点给范丞丞发了微信,对方一直没回他,不过这不重要,自己是第一个就行了,该回的总会回。

在等待的时间里,他快速地划到了千万人关注的页面,一气呵成地打了几句歌词,这是他能想到最俏皮的方式了,要特别一点,好像要显示出和对方特有的约定。他也希望这一天就是永远,因为他总觉得范丞丞长大了之后,年少时候留下的伤痕会让他有一堆后遗症。

他说,今天你birthday,明天你birthday。

大后天也,大大后天也都。

黄明昊在厕所里洗了一把冷水脸,栽到床上丢了魂一样睡死了过去,手机扔在厕所的洗手台上,屏幕上的时间一动不动。梦里范丞丞很凶地拉着他的手带他在人潮拥挤的大街上窜来窜去,打翻了他在路边舔的属于他的十八岁生日蛋糕。

2.

范丞丞第一次走到练习室门口,后门上一个窄窄的玻璃窗框住了他的脑袋,他本来也就没打算看清楚里面都有谁,墨镜挡住了他的大部分视线。比起里面的人突然转过来和他对视,他觉得还是就站在这里,慢慢等里面的人发现更好。

第一次不管谁都一样,陌生人看在眼里总是似曾相识,又和自己毫无关系。范丞丞呆在门口看里面的人一个个挥汗如雨,也不管他们什么时候能看到自己,他当然是不敢直接进去的,领他来这里的人把他扔这半路上就不管了。

他吞了一下口水练起了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新来的,叫范丞丞。不是他自作多情,被人说多了,总想把后面两个字说快一些,免得abb格式的范姓名字让人在第一时间想到他不想解释的层面上去。门开了,出来的只有一个人,那人下巴滴着汗,一双眼睛骨碌碌地转,先往外面打量了几眼,目光才回到眼前人身上。范丞丞显得十分局促,连忙对他点头示意,这一会儿的功夫,练习室里的人都隔着这么个打开的门缝瞧过来,范丞丞想,机会来了,赶紧的自我介绍了就该干嘛干嘛吧。

“你们听见有谁在敲门吗?”

“没有啊…?”

“justin说有啊,刚才不是他说有?”

“好玩吗justin,给我玩儿幻听,那门口人都没有,你给我好好练习去。”

范丞丞一下子愣住了,他认得那个低着头的男孩,再熟悉不过了。他赶紧把墨镜摘下来看了看那几个对他训话的高个子,总觉得似曾相识,名字就要从嘴里吐出来了,一股心悸涌到喉咙管,他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情把他要压成无数碎片,那个男孩把低垂着的头忽然抬起来,皱着眉头望向他,那个眼神一定,一定是在埋怨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范丞丞嘴巴在打哆嗦,手拧上门把手顾不得什么冲了进去。

“………黄明昊你他妈有病啊一直把门开来开去?”

范丞丞还没来得及喊那句justin,高个子的责骂就噼里啪啦砸了过来,把他逼得无名火起,他不知道黄明昊做错了什么老是这样被凶,刚才那个埋怨的眼神又晃到他的脑海里,逼问着他到底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他的脑子昏昏沉沉的,那种不可名状的东西压在胸膛上面随着心跳的每一拍要把自己给吞噬,回过神来黄明昊早就不见了,只有高个子的手还在自己眼前晃。他说,你可算看见我了,你好,我是新来的,我叫…

“你……黄明昊你…………?”

高个子的表情从疑惑切换到了惊恐,范丞丞觉得他特别像在美国念书的时候,被他拉到厕所不敢和他一起干坏事的某个同学,对他的每个违纪行为都要研究半天,最后孬得连连摆头,说那些脏东西可是一个都碰不得,碰了人生就毁了,你这辈子的起点虽说就是我的终点,但你也不能瞎折腾呀。范丞丞最见不得人一句话说个半天说不清楚,一巴掌糊到人头顶,咧嘴傻笑道毁了好呀,指不定把我扔到哪个世外桃源去了,反正不是这个破地方。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却心里止不住的发慌,他后来告诉过一个人,要不是有成千上万的选择摆在他面前,他一定是会毁掉的。奇怪的是犯下过错的时候他并没有有恃无恐的感觉,只是愧疚,愧疚把自己拽到了深渊里,没想到深渊的尽头通到了他只敢在梦里想过的世外桃源。


想起来了,和justin讲过的,来这里的原因和别人都不太一样。范丞丞意识到刚才那种感情有了一个名字,愧疚,他是个在国外做错了事的小王八羔子,歪打正着终于摸着了理想的大门。别人都是挤破了头才进得来这个练习室,虽说他和这些人对梦想的渴望没有半点差别,甚至还要更加强烈,但是于他被安排好的人生而言,终于能追求理想的机会却是始于一场他人口中的毁灭。一个失败者,怀着愧疚的心情,隔着窗户也只能戴着墨镜远远看着。

想起来了,justin也和他讲过的,以为他是哪里来的领导下基层视察,当时还没怎么注意到他呢,对他完全没有印象。黄明昊还咯咯笑,特别欠打,长长的大板牙露出来,像一只总躲着人的兔子。范丞丞看到他就没那么难受了,他用手肘撞了撞黄明昊的腰,力度是会让人生气的那种,黄明昊也没理他,和他肩并肩吹起了口哨,蓝天白云罩在一大一小两个脑袋上面,范丞丞问他那你又为什么来啊,黄明昊沉默不语。

是为了过得更好,是在别人艳羡的目光里来的,你没法懂得殷切的目光注视着你的一步步失败是什么感觉,所以我没法回答你。

范丞丞似乎看出了他的不安,那时他听说黄明昊如果再失败一次就要被送到美国去读书了,美国,多么讽刺啊,他来的地方,绝不能让黄明昊一个人再走一遍自己的老路。他又一次更大力地撞了撞黄明昊的肩膀,对方恼怒地转了过来,范丞丞盯着他的愤怒一字一句地说,从今以后都是好日子了。

只是好日子太好了,好得一眨眼就被没收了。

范丞丞终于在高个子面前回过神来,这是他第一次来练习室,太好了,重新开始。他几乎要喜极而泣,握住高个子的手一遍一遍地说你好,我叫范丞丞,我叫范丞丞。高个子喘着粗气把他的手甩开,范丞丞回顾四周,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他,唯独黄明昊不见了踪影。

“我真的受不了了,你别再这样了!”高个子哭丧着脸,似乎十分不欢迎他的到来。

3.

公司终于放过我了,还记得十八岁生日那天到最后也没让我好过,我不否认队友在隔壁房间给我惊喜的行为让我很感动,感动到快要承受不住了。过去的时间里从来没有得到过这种待遇,在一年的时间里全都得到,是个人都会怀疑一下是不是要付出一点代价。有人说,你得承受多少压力啊,你的努力成果都会归结到你姐姐身上,我垂着头努力权衡姐姐带给的我的多还是夺走的多,所谓数学就是算都不用算,我抬头问他,那你是同情我还是羡慕我?所有人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们不知道我到底是多么幸运,同样他们也不知道我会变得多么不幸。

今天是我的二十岁生日,离十八岁那天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过得越久,别人都在自己的路上走,能回忆的就只有我,我一直觉得要对自己的回忆好一点,你不去翻是没有人再会去打开的,除非,她或者他非常非常地爱你,把你的全部都刻在了脑子里,身体里,心里,他连你的回忆都一清二楚,这实在是有点可怕了。

十八岁生日要过完的那天晚上,肚子疼得像是得了阑尾炎,我甚至怀疑是有人在见面会的蛋糕上掺了泻药。我蹲在厕所里,疼得头上汗都在冒,隔壁音响的声音太大了,同时手机上弹出了几条朱正廷发来的新信息,让我去隔壁房间找他们。这不是把我当傻子吗,我苦笑一下。现在实在是过不去,等下吧。我打了一段话过去,又觉得忘了什么,和隔壁形成了鲜明对比,我们这间房就特别安静,我在想要不要让朱正廷他们把音响调小一点,因为黄明昊刚才就已经睡熟了,不,他应该是又在低落什么,就算是假装睡着也应该尊重一下他。

我忍着疼把马桶给冲了水,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尽量不让黄明昊知道我去了隔壁房间过生日,忍不住回了一下头,他背着我,被子盖着头,像一坨蝉蛹,在冷气十足的房间里看起来特别暖和。我稍微放了点心,快步走了出去。隔壁的惊喜让我有点数不过来,朱正廷给我看了一段视频,都是过去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事,所以说要善待记忆,现在有人帮我记起了这些,我真的十分感动。手机上又跳出了几条信息,是某人让我拍照片传微博,好吧,你都让我干了我还能怎么样呢,趁着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你给我这个失败者一个完整的梦,报答是理所应当。

我那时还把自己放在一个无可奈何的施舍者的位置,一切强迫我做的事我都当作是当初愧疚的偿还。我告诉自己要听话一点,一切来之不易,最好安安稳稳地给我走下去,只要自己不出差错就能守住这一切。

折腾到了第二天的一点过,我拖着步子回到了自己房间,门一打开即使在黑暗里我也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动。是蝉蛹吗,摩擦着床单的声音随着它的动作越来越大。我一靠近,它又立马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黄明昊的脑袋从被子里冒出来,整张脸上全都是汗,他被梦魇困住了,睡觉的时候我就发现过他眼睛合不拢,现在他的样子有点可怕,因为挣扎他几乎是在翻白眼,口呼吸过度的嘴唇向上翻着,一口气也喘不过来。我只能把他紧紧搂在怀里拍打他的脸让他醒过来,他的手在空中乱舞,一巴掌打到了我的脸上,我一手逮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撑在他的枕头上维持平衡,枕头上全是湿的,我皱了皱眉头,以为是他的口水。窗外传来一阵轰鸣,这个酒店离机场近我是知道的,夜班飞机真是辛苦,我转头向窗外看去,黄明昊渐渐停止了挣扎,他被飞机的声音吵醒了,我连忙问他好点没有。

他的脸上不是汗,是乱七八糟的泪痕。

他没有回答我,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像是被梦魇抽干了灵魂,和我对视了三秒之后就又闭上了眼睛,自己钻到了床角,背对着我。第二天早上醒来他已经醒了,眼睛直勾勾地看向我,我一把把他身上的衣服剥下来,压着他夺走了他更多的眼泪,我们都满足地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这对我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只是发泄情绪的一种方式,希望他不要当作是正儿八经的第一次。

这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我们都是比较荒唐的人,谁也没有放在心上,相反我们变得更加亲密了,更能互相理解了,我很高兴,他也一定很高兴。在我的印象里他再也没有做过噩梦。

今天是我的二十岁生日,黄明昊刚刚告诉我,如果心里揣了太多事,换而言之就是承受了太多的话,即使想长大也是长不大的。他又在我旁边吹口哨,这次我没有再撞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我眼里变得易碎。我只是笑,说那你就长不大,我也长不大,我们都变成巨婴算了,反正是巨婴也是命好的巨婴。黄明昊撅着嘴踢了我一脚,他看起来比以往更冷漠了,我说你再踢我试试。他不管我看起来有多凶,转过来靠到我的肩膀里说,你也带我走。

上半年的时候姐姐彻底出事了,家里的钱该往哪里搬就往哪里搬,唯独多了个我不知道要往哪里搬,我当然要跟着她,她给我的东西不是属于她的,是上天间接赏给她的,所以我也要都还回去。我很清楚我有那个实力留下来,但我没有那个命,为了她好,为了不再有人提起她,为了让我以后的孩子不要再活在哪个名字的阴影下。公司不是放过我,是直接抛弃我,我像一块烫手山芋被甩开。朋友却一样对我说了生日快乐,包括那个劝我不要毁掉自己的高中同学,他每年都没有忘记我的生日。黄明昊被我轻轻地推开,我说朋友啊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欢迎你来美国玩。他没有任何表情,更没有哭丧着脸,说是啊,你就不该来,我也不该来,说不定现在我们在一起上学。

我说你终于学乖了,没有那么伤感的,你无论在哪里当大明星我都会看着你,你要是累了就来和我一起念书,我们两个文盲可要在一起读好多好多年呢。他咧着嘴咯咯笑,我也笑了笑捏他的脸。你看无论是做爱还是离别,都和他在一起最自在,我们从未感觉到剥夺了彼此的什么或是要分离,我们也很少有分歧,解决的问题的方式从问题冒出来的那一刻我们就有了共同的解决方案,即使是失去了一切我们心里也毫无波澜,该来的总会来,即使发生了也不要执着于过去,我们不欠人什么,从今开始我们就完全自由了。

我们是融为一体的自由。

4.

“明昊,你坐下吧。”

“今天你过得好吗?讲一讲你今天的经历呢?”

“没关系的,你说出来,我听着呢。”

“工作那边的事你不用太过担心,你妈妈已经和公司商量好了,你现在可以完全放松。”

“为什么看起来有点伤心呢?明昊,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难过吗?”

黄明昊一开始没有理会医生温柔的开导,只是把头垂着,时不时看一看窗外轰鸣而过的飞机。医生提到工作的事,他自顾自地把手机掏出来又看起了微博,仿佛白大褂在他眼前就是一个摆设。他边刷边笑,首页都没有他的照片了,全都是一堆他看不懂的倒计时。他该回去工作了他想,一下子从板凳上弹起来,说了句对不起我该走了。医生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她见惯了黄明昊这个样子,只是温柔地让他坐下,因为有个问题要问他。

黄明昊很顺从地坐下来,这时他才意识到医生要问他问题,于是认真聆听起来。

“今天是几号呢?我想出去玩了,明昊要和我一起吗?”

黄明昊对这个问题十分敏感,一被问到日期整个人都像过了电一样,眼睛骨碌碌地转,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他又摁亮刚刚锁屏了的手机,上面清楚地写着六月十六号,他安心下来,告诉医生今天是六月十六号。医生盯着黄明昊脖子上那圈缠得厚厚的围巾,微笑道,是吗,夏天是一个好季节啊,很适合出去玩。

夏天是一个好季节,在严冬的枯叶上,黄明昊拖着行李箱把它们踩得咯吱作响,他要去找范丞丞一起读书了。想完之后他又自嘲地笑了笑,说不定能碰到他吧,他说过自己无论在哪里都能看到自己,是预感到会飞到天上去,存在于这个荒唐世界的每个角落吗?

走之前医生握着他的手,问他六月十六发生了什么事吗,他把手缩回来疑惑地看着医生,说自己怎么会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医生又把他的手握回来,说你不是喜欢玩手机吗,你一搜不就出来了。黄明昊半信半疑地打开手机,六月十六是什么日子,是范丞丞的生日,对啊,今天是他的生日,竟然都忘掉了。

医生温暖的手心包裹着他的指节,他说对不起,竟然连朋友的生日都忘了,今天还是他走的日子,我得去送他,谢谢医生,下次玩的时候再叫我吧。

5.

范丞丞走的时候一眼也没回头看黄明昊,他和黄明昊约得还挺好,他要上了飞机再往下看,到时候黄明昊就变成小小的一点,像个蚂蚁,不知道他在下面招手自己能不能看见。这次出行范丞丞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反而一身轻松,他的内心再也没有了愧疚,黄明昊温暖的手拉住了他,他的整个世界都变得闪闪发光。

虽然你在地上,我在天上。

范丞丞偶尔也搜过皇权富贵这个词,他听着黄明昊嘴里变调的旋律总是想发笑,要是换成别人这样隔三差五地提cp名他心里肯定有些不自在,对于这个东西,他想他并不是喜欢黄明昊才觉得听在耳朵里顺心,他不知道是为什么。黄明昊走了之后,他在候机室里随便翻手机,已经很久没有女朋友了,跟自己相关的爆料也少了不少,更重要的是大家都关心他是不是死了或者坐牢了,哪来的心思关心他爱上了谁。

要登机了,他滑到一条微博,说皇权富贵这一对啊,谁也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躲一个爱无能,可惜了一点。

范丞丞看着停机坪上的飞机一个个都在转悠,心也在跟着转悠,他想把可惜换成幸好两个字比较合适。幸好他和黄明昊,不,黄明昊他不清楚,幸好自己从头到尾就没有搞懂爱是什么,不然和命运抗争的路上又要多一道无法跨过的沟壑,把他对黄明昊最纯净的期望和自己隔开。他不爱,他永远不爱。到飞机坠毁的那一刻他也秉持这个观念,可以说是十分固执。

6.

所以说要珍藏好自己的记忆,不然到时候被谁拿出来又演了一遍给别人看也说不定。

黄明昊蹲在医院的厕所里抽烟,朱正廷来看望他,结果在厕所里发现了他,连忙把他拽起来,掐掉了他手里的烟头,哭着对他说别再这样了。

黄明昊笑起来,用手一点点把他眼里的泪擦干,说你干嘛啊,别瞎操心了,干脆把我扔在这算了,反正比那外面好。说完他的心里涌起一股愧疚。








⚠️第二部分是hmh的分裂 第三部分是返程自述






评论(1)

热度(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