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梦想家

【都市爱情物语】03

都市恋爱物语











BGM[走马](链接见评论)

乾坤正道 & 皇权富贵







ps.本章坤廷主场微权贵tag不妥钱_(:з」∠)_








03.






今天已经周一了。

距离那个荒唐的周三雨夜已经过去快两个星期了。




朱正廷对着单人公寓里的镜子整理领带,一如往日,面色平淡又带点疏离。

——是那天同一件西服。

这个念头蓦然在心头掠过。好像要在这个平凡的周一清晨里掀起倾空大浪,镜子里的人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被那人拉过的手腕还在隐隐发热,好像一个无形镣铐,炙热的感觉是锁链,顺着手腕动脉漫上心脏。

——“砰嗵”“砰嗵”

毫无自觉地捂住胸口。




手机尖锐的报时铃声打破寂静镜中世界,朱正廷如梦初醒。当意识到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更是感觉有把火直直从脖子烧到耳朵尖,脸颊更是火辣辣的疼。

他手忙脚乱地冲到玄关,顺手勾过门口衣架上的毛呢大衣,单手支着鞋柜,换上皮鞋,无意摸到鞋柜上那个诅咒般的小纸条——那天晚上的收据。

他终究没有丢掉。

他像碰到火似的瞬间弹开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便顶着高温不散的双颊匆匆忙忙逃出家门。



十二月初的空气带着清冷的寒意,夹杂着上海沿海特有的常年不散的阴冷湿气。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冷空气的涌入让他清醒了很多。

——真的见鬼。

他想。

他居然没有丢掉那张已经被他揉到发皱的收据,甚至将它细细展平,放到每天都会看到的地方。

——简直魔怔了。






公司距离公寓不过五站路。

朱正廷赶着早高峰在拥挤的车厢里点开关注的新闻公众号。公车上开着暖气,车厢里弥漫着混杂在一起的早点味道,人们身体紧贴,目光却不曾交汇。公车站站停靠,不知道是谁踩了谁的脚尖脚跟,又是谁撞了谁的前胸后膀。

明明是习以为常的日常,却硬生生让朱正廷对漂亮男孩在暖色灯光下安静弹唱的模样生出几分想念。

朱正廷是个同。

这是朱正廷埋在最心底的秘密,最不为人知的隐秘。










最开始自我认知的开始是在高中。

高中,恰是少男少女荷尔蒙疯狂暴走时期。彼时朱正廷已经开始与周围为寥寥几本性暗示浓厚杂志狂热的男孩子产生格格不入的感觉。

他自幼相貌出色,又性子温软。旁人只当他年少害羞,不乐于加入一般人过于露骨的谈论。而这份淡淡疏离给他带来了无穷无尽的追求者,无数女孩子对他趋之若鹜。而唯有他自己,在心里某个隐秘角落感知到,自己与普通人开始有了本质的差别。

这种淡淡的不可言状的差别感折磨着他整个青春期。

他一脸淡漠的看着旁桌的男孩子们聚集在一起开着意味不明的粗俗荤段子,哄堂大笑之下冷静得恍若隔世。他微微笑着收下女孩子们的情书,回家看都不看将那些花花绿绿的大小纸张通通丢进垃圾桶。他开始不明白自己的所求所属,目光空洞地度过一个又一个白天黑夜。

不止一次,有男孩子打趣——“朱正廷漂亮得像个姑娘。”他只是抿嘴一笑,胸口却隐隐作痛,在全班男孩子羡慕的目光下,带着温和微笑收下不知道哪个班班花的告白。



这份长久不为人知的压抑在高中二年级爆发。




高二时候朱正廷的同桌是个风趣开朗的普通男生——爱打篮球,天真的一塌糊涂,笑声爽朗,下课爱与俩仨死党开些无关紧要的玩笑。

男孩看着朱正廷文文弱弱的模样,约莫是大男子主义作祟,总是无意识摆出保护者的姿态。在别的男生打趣时习惯性帮着朱正廷说话,当告白女生为难朱正廷时也笑哈哈地出来打着圆场。

无数次有人开玩笑。

“你怕不是喜欢上朱正廷了吧!”

那人总是一把揽过他瘦削肩膀,发出爽朗笑声。

“胡扯些什么呢,正廷是我小弟!大哥护着小弟,天经地义!”

“再说,我们正廷以后可是要娶大明星的人!”

他被那人揽在怀里,一双手在课桌底下攥得骨节发白。

——不是的。

——根本不是的啊。






十七岁的朱正廷对自己的同性同桌第一次产生了明确的渴望。







课间与那人一同去厕所,不自觉地偷瞄,悄悄红了耳廓。梦里开始出现那人赤裸的脊背,覆着一层细细的汗,摸起来像条水里的鱼。开始目光追随,不可言说的苦恋。

十七岁的少年心事,像初夏雷雨里的香樟树,暗暗伸展枝叶,悄然开始生长。

崩溃在一个昏暗的晚自修之前。和往常一样,那人和他一起去厕所,却碰到了其他几个男生,那人与他们调笑了一会,便自顾自地解决。

他突然感知到恐惧空洞——他终究是不可能和他这样,在这种环境下开这些无关紧要的玩笑的。

——他终究是不同的。



“正廷?”

良久,四下人都散尽。他才在那人呼声中缓过神来。

看那人带笑眉目,他突然感知到一种暴风雨似的压抑又巨大的伤感——他几乎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单纯本能地,他拉过那人的手,让他靠近,他们身高相仿,他侧头,在那人唇上印下一个淡淡的吻。

不意外地,那人愣了一下,便飞快推开了他。






“正廷!班上又是谁为难你?竟然逼着你开这种玩笑!”

那人气极,双手握着他的肩膀,几乎是吼了。

朱正廷像个断了线的洋娃娃,一声不吭。

——不是的。

——根本不是的啊。

良久,他抬眸,一脸绝望地淡淡笑了。

“没事,别气了。都是男孩子,亲一口又不会少块肉。”





整个晚自修,他都伏在桌上,红着眼眶不作一声。自己鼓起勇气的告白终究不过被当成了一个无足挂齿的玩笑。





十七岁的情感行走于夜色中终究不为人知。




朱正廷甚至还在毕业的时候抱住那人,哽咽着说。

“你是我最好的兄弟。”



自那以后,朱正廷彻底明确了自己的特殊。看着那群男孩子讨论一些暧昧不清的影片时,心里仍难免涌出一丝丝的羡慕,却更多的是恐惧。

脱离常规总是让人不知所措的。




这份与众不同逼得他在无数个夜晚眼眶发红,逼得他带上面具,与无数人保持着安全距离,甚至包括父母——他无法向自己那对教了一辈子书的可怜爸妈袒露一丝一毫真相。

他怀着源自本质的巨大孤独已经时间人群中瑀瑀独行近十年。

像一头五十二赫兹鲸鱼,沉默地,毫无指望地潜游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海底。





——孤独太久,难得心动。

——这该死的艳遇。





公车不知不觉种到站,他和人群拥挤着推搡着,涌下车门。他松了松领带。

他不可遏制的心动——对那个男孩。相应的,他直觉那个男孩对他也有几分意思。

两头同为五十二赫兹的鲸鱼在深海相遇了。

可是朱正廷已经二十六岁了,他已经失去了那份赤诚热烈的爱的本能。他没有勇气放下一切顾虑去接近一个陌生人,去接受一个陌生人走进自己荒芜的生活,甚至和那个人去谈一场洋洋洒洒的恋爱——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个男孩。


幼鲸向成年鲸吐了一串试探的气泡,成年鲸转身游走。一头钻回无边无际的黑暗,哪怕幼鲸在身后发出如何敲击心灵的声音。

















毫不意外地,傍晚时分,范丞丞又看到了试图偷偷溜进“走马”的黄明昊小朋友。

“学生就应该好好在学校上课。”

“我下了课再来的!”

范丞丞无奈地扶额长谈。男孩大概是一下课就来了,校服外套消失了,可能被胡乱塞在书包里,只穿了一件雪白的高领毛衣,加上黑色顺毛乖巧得不行。

“范丞丞!我喜欢你呀,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呢?”

小崽子一双眼睛发亮,直直盯着范丞丞,直球打的一点都不害躁,没给他半点退路。




——今天是黄明昊向范丞丞告白的第十二天。




被那双眼睛盯得心头发麻。范丞丞认命地叹了口气,抓了抓头发。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店长哥哥今天的答案也是——对不起。不行。”

小男孩眼里闪过一丝失落,随即又眼睛一弯,笑的明媚。

“没事的,我明天还会来的!范丞丞!”

范丞丞突然觉得这小屁孩有几分帅气——如果他没有在大放厥词之后结结实实打一个喷嚏的话。



范丞丞扶额,范丞丞脑瓜疼。




范丞丞转身,拉开“走马”木门,看着小孩仍旧傻傻愣在原地,无可奈何地开口。

“进来呀。”

小狐狸的眼睛里突然放光。

范丞丞看着似乎连眉毛尖都带着喜悦的小孩屁颠屁颠地跟着自己进了店,只觉得好笑又可爱。




“你吃饭了吗?”

“吃了!”

“呼噜——”

“……”

“……”






这是蔡徐坤第一次看到有人在范丞丞“走马”地吧台吃着蛋炒饭配橙汁。

看着店长先生第十二次强装镇定擦洗酒杯,他弯弯嘴角——几乎连调笑的兴趣都没有了。

















朱正廷出了公司大门就赶上了一场天气预报之外的冷雨。

脑海里飞快闪过无数片段——早上出门面红耳赤的慌乱,鞋柜上的小纸条,以及小纸条旁边的深色折叠伞。

他认命似的叹了口气。

用公文包挡住一丝风雨,冥冥注定般的地跑向地下通道的入口。等他缓过神来已经在“走马”门口了。

——也许他已经走了。

没由来的侥幸想法。

可为什么在推开门之后看到灯光下弹唱的他心头又有没由来的喜悦一闪而过。



那人明显注意到他了,眼睛里满是喜悦。一对眸子在昏黄的灯光下亮得惊人。

他强装正常,慢慢移步吧台,还是点了一杯果酒。小口小口地啜着。

“Every Breath you take

Every move you make

Every bond you break

every step you take

l'II be watching you”


少年换了一首略带俏皮的英文歌,倒也应景。光影昏黄,最低度数的果酒竟把他逼出几分醉意。



“I look around

  but it's you I can't replace

  l feel so cold

  and I long for

  your embrance”




少年突然看向他,眉眼里带着化不开的柔情。

朱正廷觉得自己呼吸一滞。





深海里,幼鲸锲而不舍地追随着成年鲸,五十二赫兹的声音只唱给你听啊。






男孩唱了两三首就溜下舞台,一如那日坐在离他两个位子之隔的地方。却略显局促,弹吉他的手缩在袖子里,目光无处安放。

眼前突然被放上一杯鸡尾酒。

“Tequila Sunrise,”吧台后的年轻人神色清冷,头也不抬地指指不远处的少年,“他请的。”

鸡尾酒在高脚玻璃杯里闪着夕阳橙红色的美丽颜色,他抿紧唇线,遥遥看着那人。少年今天带了一顶黑色鸭舌帽,一对眸子在帽檐的阴影里像星星一般明亮。




他终究还是坐过来了。




“朱正廷,你是来找我的吗?”

心里有一万个问题想要问他,为什么没有联系,他喜欢吃什么,他喜欢听什么歌,他家住在哪里——想要无限靠近你的心情最终化成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脱口而出。

——这大概对我很重要。

蔡徐坤默默想到。




温和男子只是摇了摇头,“天气原因。”

“可是我在等你。”

舌尖还是没咽下的鸡尾酒,火辣辣的味道从喉头滑下,直直烧灼到胃里,冬天雨水的阴冷似乎顿时消失了。





“你若了解我,你便不会这么喜欢的。”

“那不如让我了解看看?”

漂亮男孩趴在木制吧台上,笑意扬上嘴角。声音温软的男人不置肯否地挑挑眉毛,眼睛下一双不带感情的眸子难得带了几分玩味。

“你是在套我话吗?蔡徐坤小朋友?”

“不是,”男孩轻轻笑了,“只是想要多了解哥哥一点。”

“一点就可以吗?”

朱正廷彻底起了调笑的兴趣。

“怎么会……”男孩敛起眸子,轻轻呢喃,“当然是越多越好啊。”

——多到一辈子的那种。




“我亲过别人哦?”





他抿口酒,若无其事地开口——大抵过去的伤疤日后都会变成谈资。

一只手扶上肩膀,唇上掠过温软触觉。




朱正廷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瞳孔。




“这种吗。”漂亮少年顿了顿,“你说的吻,是这种的吗。”




少年眉间是淡淡怜惜。

“正廷,我不会——我永远不会给你这种吻。”

他放在肩头的手微微颤抖。

当他的手抚上他的脸,他才恍然发现自己哭了。





随即便是铺天盖地的亲吻。





——我懂的啊,明明亲吻是那么美好的事,眼角却带着散不开地哀伤。

——我懂的啊,巨大的孤独也好,不可言说的压抑也罢,我都感同你的身受。





灯光柔和暧昧,酒吧里气氛刚刚好,口腔里果酒的甜腻与鸡尾酒的热辣交织,那人唇瓣温软,深情不知所止,像轻风温柔舔舐——分明是疗伤的模样。

——这大概就是灵魂相契。









黑色鸭舌帽缓缓落下。

谁的手抓皱了谁的衣襟。








深海里,两头五十二赫兹的鲸鱼笨拙接触,在黑色海水里绵缠,眼里都是彼此。






——TBC



——————————————————————————————

一点点碎碎念_(:з」∠)_

一不小心码字码过了时间!_(:з」∠)_

这章大概可以算大粗长(不)?本章坤廷主场呀下章是权贵主场!为了完整tag还是打上了_(:з」∠)_

有很努力地去写坤廷在我心目中的感觉——灵魂相契。

不需要很多话,不需要很多言语,你想交的心我都懂,你想说的故事我都懂。

谢谢你看到这里!小透明写手永远爱您哇(╥ω╥`)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