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梦想家

【都市爱情物语】01-02

[都市爱情物语]





BGM
http://t4.kugou.com/6HjQs52t7V2

乾坤正道 & 皇权富贵






——在这个遍布24小时便利店的城市里,

       我期许遇到一份不廉价也不速食的爱情。












01.



上海雨水,来的匆忙。



已经十一月末,雨还是下个没完没了。裹着靠海城市特有的没有风向可言的大大小小的风,实在冷得有些过分。

公交车站金属棚下雨水连成一条条长线,朱正廷无可奈何地抹一把脸上的水渍。脱下西装外套,披在头上,狼狈不堪地调头跑进地下通道。


因为加班而错过最后一班公车的朱正廷甩了甩头发上的水滴,胳膊上搭着湿了个透的深色外套,在深夜略显空旷的地下通道大厅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四下打量,将近十点大大小小的店铺纷纷关门打烊,无奈,只得走进一家酒吧。

虽然已经步入社会多时,朱正廷对于夜生活总有些莫名奇妙的抵触心理,酒吧这种烟火场所独自去过的次数更是寥寥。

酒吧走的是森系北欧风,门口木制立牌上电烙烧出潦草的“走马”二字。推开木门,金色铃铛便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吧台上的店员微微抬头,沉默地示意欢迎。

湿淋淋的西服外套被搁在一旁,无所适从地坐上吧台的高脚凳,看了酒单良久,犹豫地点了杯度数最低的果酒。

约莫是突如其来的大雨缘故,酒吧里人头攒动。地下酒吧灯光昏暗而暧昧,人群的低语像催眠,又像绵长祷告,工作一整天的朱正廷突然感觉心头清明,安静地仿佛听到了地上的遥远雨声。

然后就是四下灯光突然变暗,黑暗里人群低语被无限放大,皮肤感知到雨水浸湿布料的潮意。角落里的小舞台突然打下斜斜的昏黄灯光,金发少年抱着吉他懒懒坐在转椅上,微微眯起眼,像等待着什么一般。

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拨响琴弦,单薄的前奏在气氛暧昧的酒吧里显得有些落寞。

染成金色的头发被少年随意的捋在鬓角,昏黄的灯光在少年脸上留下阴影,看不清面容。


“已经为了变的更好去掉锋芒”

“一不小心成了你的倾诉对象”


是李荣浩的《戒烟》。

朱正廷对少年的唱功不置肯否,只觉得少年半阖眼的弹唱模样实在舒服的过分。

少年穿着单色绒面卫衣,一派单纯样子,轻轻弹唱,看起来既慵懒又舒适,带点少年老成的味道,像一根淋了雨的香烟,安静燃烧冒出一点点潮湿的雾。

——这或许就是见色起意。

让朱正廷意外的是,少年弹唱几首便匆匆下了台,放下吉他坐在了吧台边,和他隔了两个位子。

朱正廷感觉自己心脏砰砰直跳,发出的声音活像大颗雨水击打窗棂。



第二杯果酒也快见了底,朱正廷不敢偏头看漂亮少年一眼,思寻着雨估计也该停了,唤来店员结账。

不料那少年微微一笑,从店员手里抢过收据,摸出水笔在上面胡乱写下一串数字,不容分说塞进他手里,笑着说。

“你好,我叫蔡徐坤。”

“哥哥可以认识一下吗?”

朱正廷觉得自己被少年灯光下的金发晃花了眼。


俗套的见面,俗套的见色起意,俗套的搭讪方式,在一个没有名字的雨夜和酒吧里的暧昧灯光纠缠混杂。

从此,上瘾。


朱正廷僵硬的表情仅仅出现一瞬就消失,换上一幅礼貌得体的笑容,妥帖地将收据收进西裤口袋准备走人。

少年轻轻扣上他细瘦手腕,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哥哥连一个名字都不愿意让我知道吗。”

少年声音干涩,带着一点点哑。


“朱正廷。”

在他几乎快要放弃希望松开手的时候,那个长相温和的人开口了。

“我说,我叫朱正廷。”

男人背对着他,用着不容置疑的声音点醒他。

他近乎仓皇地松开了手。

几乎同时,朱正廷也消失在了人流之中,无处觅踪。



朱正廷几乎是逃出了地下通道。

——天知道他被那男孩扣住手腕时有多紧张。

——他几乎是心跳如雷了。




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朗,连带着明净的夜空。

深夜街头安静,唯有他心跳声,简直像从街那头传过来似的,失了节奏的鼓点意外清晰,回荡在空气里,路灯下,他的耳畔。

不自觉地攥紧了西裤里那张皱巴巴的收据。


——一定是他声音太温柔了,一定是当时气氛太好了。

朱正廷深深吸了口气。

——不然我怎么会鬼使神差地告诉他名字。









凌晨三时,“走马”准时关门。

空荡荡的店里,店长和卖唱少年对坐在吧台上。

“一见钟情了?”

店长擦着玻璃杯,语气有些调笑。

蔡徐坤小口啜着冰黑啤,不动声色。

“反正你也不会为他停留超过一周。”

店长敛了敛细长的眸子,往玻璃杯上呼了口气,又用白布细细擦了一遍。漫不经心地不知道是在说谁。


“无情的家伙。”



对面男子细长的手指微微抖了一下。继而勾了勾嘴角。

“谁知道呢?”

店长擦杯子的动作终于停了。不可置信地张大了嘴巴,面容扭曲。

“不是吧?”

蔡徐坤抬头冲他笑笑,抬了抬手里的酒,顿了顿。

“丞丞,你,杯子要掉了。”

范丞丞看他笑得眼睛眯成一道线,一脸见了鬼的惊恐。















02.


“走马”早上十时开门营业,有时是九点,有时又索性拖到午后一两点。

而今天,店长范丞丞因为隔夜被蔡徐坤吓得不轻,开门时间硬生生被拖到下午三点多。

当他收拾好一切带着浓重黑眼圈拉开卷帘门的时候,被门外蹲着的男孩又吓了一跳。


小男孩一头柔柔的黑发规矩地留至鬓间,穿着清纯得有些过分的蓝白校服,领口露出浅色的高领毛衣,甚至还背了一个乖巧得不行的深色双肩包,见范丞丞出来了,一双手局促不安地搅着。

——这个时间点又是工作日,见到在校生还真是挺少见的。

范丞丞有一丝丝惊讶,也仅仅是一丝丝。

——兴许只是个逃课的小屁孩。

见少年没有开口的意思,他照常转身去忙他的事。




在范丞丞把第十个也就是最后一个花盆搬到店门口摆好之后,转身回到店里找到抹布细细擦了一遍木制立牌。

像是再也忍受不住男孩炙热视线了一般,范丞丞认命地叹了口气,转身。

“小朋友,这是酒吧,未成年,止步。”

对面的男孩顿时局促起来,小声反驳,“我……我成年了的!”

他突然起了调笑的兴趣。


“哦?那成年了的黄明昊小朋友要进去喝一杯Mulata吗?”

黄明昊哪里知道这些酒的名堂,一脸尴尬,窘迫得耳尖泛红。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范丞丞戳了戳小孩胸口——那里还绣着学生名。

“下次来混吧记得别穿校服。”

范丞丞丢下一句就转身走回店里。


“喂!……等等!你是范丞丞吗?”

小孩在身后大声喊到。

店长停下了脚步。


“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下一句真的把成熟的店长先生吓得动弹不得了。











黄明昊是下午一点半找到这家缩在地下步行街角落里的小破吧的。他看着禁闭的店门从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声音——这个点还没开门,可真够懒的。

他从家里吃完午饭就出来了,连书包都来不及放下,逃了整个下午的课。



他是来找范丞丞的。

那个全校女生都偷偷谈论的范丞丞。





“走马”开在一条离他们学校颇近的地下通道里,那些向来夜生活丰富的女孩子们自然耳熟能详。

黄明昊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哪怕他经常和那些差生混在一起。他成绩优异,上课认真,甚至是篮球校队的一员。

——简直是一个偶像剧的校草标配。

——如果他不和那些坏孩子一起玩的话。



黄明昊精明得不行,背地里的叽叽喳喳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却依旧我行我素。

他知道那些所谓的“坏男孩”性格如何耿直,正如那些“坏女孩”又如何真实得可爱。而那些高高在上的优等生又是如何油嘴滑舌,推崇虚伪。


——黄明昊从来只愿意接触自己看的上的人。


而最近,向来自由无忧的黄明昊小同学遇到了问题。

几个向来宠他的姐姐突然不再关注他了。

“啊‘走马’的范丞丞可真好看啊。”

——你之前明明直说我好看的!

“要是能交到范丞丞一样的男朋友真的死了都愿意啊!”

——你明明之前说理想型是我来着!

诸如此类,黄明昊小朋友的不满累积到顶峰。

“姐姐、姐姐!带我去看看那个范丞丞嘛!”

几个女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犯了难。

“不行呀,小昊,你不是还要好好准备高考吗,酒吧人乱七八糟的,等高考结束吧。”

——哼,你们不带,我自己也可以去啊!


于是初次逃课忐忑不安的黄明昊同学苦苦等了两个小时终于等到那扇禁闭的店门发出动静。

一个黑发的年轻男子慢慢拉开了卷帘门。

男人一对眼睛细长,周身带着淡淡清冷气息,眉毛角度锋利,嘴唇也薄,凭添几分距离感。

黄明昊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年轻男人似乎注意到了他,抿着唇朝他淡淡地看了一眼。

心跳毫不意外地达到峰值。

大脑一片空白。




黄明昊觉得自己简直傻了。就那么杵在那里看着那个叫范丞丞的年轻男人进进出出,忙来忙去。直到对方开口调笑自己。

——向来四面玲珑伶牙俐齿的黄明昊消失了。

——在范丞丞面前只有一个支支吾吾满脸通红活像个小学生的黄明昊。



心跳怎么会说谎呢?

身体比大脑早一步展开攻势,告白的话语简单得不像过了脑子。

于是自然开口了。

“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少年爱意全靠直觉,直白笨拙到可爱。

只是一眼,就似乎可以看到和那个人的未来以及自己当下鲜活跳动的心脏。

少年心事柠檬味,酸酸的淡黄色打翻撒了一桌,蔓延了整个苍白冬季。



——而少年又哪里知道那个向来清冷的哥哥背对着他,被一记玩笑似的直球逼得面红耳赤,迈不开腿。










蔡徐坤在天快黑的时候才到。

进店就感知到气氛的不对头。

打量着坐在吧台角落抱着一杯没有任何酒精含量的果汁咬着吸管的乖乖学生仔,又看看强装镇定调酒的店长先生。

聪明人嘴角不禁勾起玩味的弧度。

那小孩默不作声,眼睛倒是牢牢锁住吧台后的年轻男子,目光直白而炙热,活像初生太阳,亮得通透。



蔡徐坤单手支头,半趴在吧台上,对着范丞丞,游刃有余地笑了笑。

“怎么?昨晚才打趣我来着?今天?”

店长先生面色无动于衷,手里的活也不停。

“他不过一个小屁孩,不用管,过几天就自讨没趣了。”

蔡徐坤笑笑,不置肯否,抱起吉他走向小舞台调试音箱。

调笑的声音却轻轻飘进范丞丞耳朵。

“店长先生下次说谎的时候最好戴个帽子哦。”





——方便遮一遮红透了的耳朵。

















——TBC

————————————————————————————




一点碎碎念_(:з」∠)_



白嫖这么久终于准备认真写一篇长一点的故事啦。

是想了很久的,四个人的故事。

大纲已经写好啦,理论上不会鸽_(:з」∠)_

大概每天一更。(今天就两更啦)

私设严重,欧欧西严重。

26普通上班族正×19岁流浪歌手坤

20酒吧老板丞×18普通高中生昊




前几天突然发现还有小可爱关注《宝贝》的更新_(:з」∠)_(真的超感动呜呜呜呜呜

《宝贝》短篇应该不会更新了_(:з」∠)_脑洞挖的太大,大概之后会弄成一个长篇_(:з」∠)_

不过近期主攻写这一篇啦_(:з」∠)_

希望大家可以多爱一点小透明写手呀(你走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爱您们!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