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梦想家

【宝贝(中)】

皇权富贵
没脑子小甜饼
发现热度还行准备搞事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作者

已经开始胡言乱语_(:з」∠)_我真的还在写权贵吗Σ(|||▽|||


丁泽仁在朱正廷极度惊吓之下混乱到不行的片段化语言组织中终于理清了故事线。

“我说,正廷,这事怕不大好和公司说吧。”

“如果公司知道了,Justin估计会被接回去封锁吧。”

丁泽仁在人潮拥堵的机场声音像叹息一样穿过几千公里的距离回荡在大厂朱正廷的耳边。

“Justin的路不能断在这里。”

几乎是没过脑子的脱口而出。

曾经站在过舞台中心享受过那么盛大的欢呼与喜爱,没有人可以忍受再遁回原来平凡模样。做过像钻石一样的发光体,又该怎么忍受没有日夜的黑暗。

“泽仁……”

朱正廷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天爷似乎也没有给他更多机会,没征兆的,电话那头突然涌起杂音,像潮水,一波一波吞噬掉对方慌乱的声音。

——事情是真的不对了。

机场的丁泽仁盯着突然中断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的熟悉号码心跳如雷。耳边回荡的却是朱正廷最后一句断断续续的声音。

“泽仁……别……怕……等我们……回去……”

——啊拜托,最后一句,不要说这种煽情话啊。





朱正廷攥紧了手机,面色凝重。

毫无疑问,问题现在很大。

宿舍里两个小学鸡还在大眼瞪小眼,朱正廷只觉得自己头要秃。

想着不如找别人帮帮忙本能地去拍对面宿舍的门,却意外的发现没有人,暴力仙子上线一脚踢开可怜兮兮的木门,却没有看到意料之中的毕雯珺的鸡窝头,空荡荡的宿舍显现出人走楼空的凌乱与荒凉,连床垫都被拆走。

——朱正廷心中警铃大作。

几乎是慌乱地,不顾一切地推开一扇又一扇熟悉的门,回应他的只有相同的空虚与杂乱,没有一张熟悉的笑脸。



朱正廷白着一张脸回到寝室,迎面是范丞丞一张疯掉的大肿脸。

“正廷……黄明昊尿床了……”

双重暴击之下朱正廷觉得自己快疯了。



两个一米八的整天和练习室音箱相处的大男人,开启奶爸模式——不存在的。黄明昊命中带苦.jpg了解一下。

“组zèn廷!!!你……你……快把我……勒使了……”

在朱正廷爱的抱抱里黄明昊几乎抱头痛哭。

“饭岑岑……球球你把我放下……我快散架了……”

被范丞丞架着腋下颤颤巍巍举起的黄明昊几乎疯掉。

不大的宿舍里回荡着小孩带着哭腔的惨叫。


一阵兵慌马乱之后,两个新晋奶爸终于打点好一切,两个人面色苍白,仿佛和张pd疯狂舞动mask连续24小时之后又和欧阳靖唱了一天zero,最后再花三天又学了一场开场舞——妈妈真辛苦。妈妈我错了。

小孩在一大波折腾之下沾床就睡了。安安静静地伏在刚换好的白色床单上活像个小天使。

“哥,选管咋还没来催我们上课啊……”

范丞丞后知后觉地突然问了一句。

“丞丞,也许说出来你不信……”

朱正廷深深叹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推开宿舍的窗户。

“我们现在应该已经和其他人分开了。”

范丞丞被阳光刺得眯起眼睛,白花花的晴空之下整个大厂空荡荡得明明白白,昭然若是。





丁泽仁挂了电话便急急忙忙买了原路返回的机票,快到大厂时才想来还没给另外两个小崽子打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就接通了,李权哲软绵绵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喂?”

“权哲你有没有接到队长电话啊?……他说黄明昊突然变小了然后就建议不上了……他之后有没有联系你啊?”

“……你在说谁?”

丁泽仁瞪大眼睛。

“……朱正廷啊!?我说的是我们的队长朱正廷啊……权哲你怎么了?”

“朱正廷……?我们乐华有这个人吗?不是我说丁泽仁你今天很奇怪啊?”

丁泽仁握紧拳头,说不出话来。

“泽仁今天是愚人节可是玩笑也不能这么开啊……我们乐华的队长不就是你吗……”

“我们不是四个人参加比赛最后目前只剩老毕了呀,我们仨不是昨天才坐飞机回来的吗?你怎么了?……”

李权哲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丁泽仁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反反复复。紧张与焦虑无处发泄——虽然早早心中就有预感可这一切成真又是如此的不真实。

丁泽仁草草挂了电话,不知道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走回大厂,然后又是怎么样求情让安保放他进来。

进大厂的时候刚好傍晚,日暮时分。无数的练习生在他身边走过,惊喜地和他打招呼,他只是一片茫然,不知所措。所有的一切都与他离去那天别无二样,只是人群中少了三张傻子一样的笑脸——距离朱正廷的最后一通电话已经过了10个小时了。

当丁泽仁现在那个本该是乐华宿舍的房间门口时,当他看到原本应该好好挂着的门牌的地方挂着“杂物间”三个大字时,丁泽仁整个人完全放空了。

——是我错了吗。

所有的都只是我的臆想吗。

当丁泽仁几乎打算认定自己精神出现问题应该去医院看看的时候,他转身看到了蔡徐坤愣愣地站在他身后,盯着那个有些脱色的门牌一言不发。

“……嗯嗯……泽仁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吗?”

蔡徐坤露出一个有些抱歉的微笑,摸摸后脑勺的乱发。

“我就今天有点神神叨叨的……总感觉忘了点什么事……”

漂亮男孩笑得眯起眼睛,有点困惑。

丁泽仁瞳孔放大,他觉得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

“或许……那个……我是说……你,你还记得朱正廷吗?”




——TBC


对不起我不是人我乱写还不完结(。
我发誓下章结束(。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