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梦想家

【乾坤正道】RUMOUR

[RUMOUR]

乾坤正道  小甜饼

国民爱豆×国民影帝

“我想和你,传个绯闻。”


01.


离开会场已经是晚上十点十八分,朱正廷在北京十一月的夜晚裹紧了经纪人递过来的齐膝黑色加长羽绒服。

北京的夜晚意外安静。突然逃离喧嚣会场的朱正廷杵在酒店偏门的漫长楼梯上呆愣的像只养鸡场里的呆子鸡,昂着头,往回走也不是向下走也不是。脑子里回响地还是酒店会场里不知名的交响乐,从影7年来的种种经历和刚刚会场上的声声祝贺剪辑成零散片段,毫无章法地错乱播放——朱正廷觉得自己脑瓜子疼。


这是朱正廷在华语影坛制霸的最后一个奖。



从22岁开始荧幕初露相到29岁拿下华语影坛最后一个金奖杯,别人说朱正廷是天才,只有朱正廷自己才知道这短短7年到底意味着什么。

而现在的朱正廷,逃离了名利场,缩在这个没有人的偏门角落,突然失去了梦想。

北京的春天很冷,北京的夜空没有星星。远处有霓虹映透半边天,近处酒店仿古檐角下灯笼红的扎眼。朱正廷的眼睛突然就模糊了。









蔡徐坤回到北京的时候是凌晨三点。

推着半人高的巨型行李箱的他在粉丝的重重围堵中有点寸步难行。他在黑色口罩下露出一个微笑唇形,各大站哥站姐长枪短炮咔嚓闪烁不停,就像一场战役。

而孤军奋战的蔡徐坤是一座没有死角完美城池。



02.



朱正廷在北京西郊的私人别墅里醒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午饭时间。

阳光从米色窗帘的缝隙里露出狭长光斑,他下意识想要抬起手遮挡,左臂的重量以及他抽动时引起的细微的嘟囔声提醒他——床上似乎还有一个人。

朱正廷倒吸一口凉气。




接到朱正廷电话的时候黄明昊正在打开支付宝。

“啊……我知道……热搜,头条。”

“《新晋影帝和人气天王疑似同居。》”
“《国民少女伤心夜,两大男神的陨落。》”
“还有……”

黄明昊一连爆出十几个热搜tag电话那头的朱正廷只想飞到上海来锤人。

“所以啊,哥你是真的和蔡徐坤有一腿吗。”

黄明昊一边丢出一个陈述句式的疑问句,一边在键盘上敲击出付款密码,与屏幕上“交易成功”提示音同时弹出的还有微博热搜榜上某几个tag的突然消失。

“……”

意料之中的,黄明昊得到了一个漫长的沉默回复。



朱正廷和蔡徐坤认识的很早。

其实朱正廷和蔡徐坤是大学校友,还不是一个年级。蔡徐坤只念了一年半就去了美国,之后所有的简历上都清一色写的是美国的那所知名音乐学府。如此种种,乃至之后两人大红大紫经常被媒体拿出来做排比,也没人猜到八竿子打不着的影帝和天王有这么一段值得八卦一波的“露水情缘”。

有些事并不是刻意隐瞒,而确实是无话可说。

朱正廷和蔡徐坤的那点陈年往事,无聊到放到晚间9点档的三流综艺上都能冷场。


朱正廷听见电话那头的黄明昊说了声拜拜,然后就是无穷无尽的忙音,至始至终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吱呀”一声卧室的门开了,顶着一头乱发的黄毛蔡徐坤套着凌乱的白衬衫从门缝里慢慢挪出来,一脸尴尬地和客厅里的朱正廷大眼瞪小眼——完了,我忘了这个祖宗还没走。

朱正廷心里塞。

蔡徐坤沉默地和朱正廷对视了很久,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犹犹豫豫地开了口:“……那个,学长……好久不见……”

朱正廷的心脏莫名地向某个方向抽搐了一下,随即扯出一个招牌的明亮微笑。

“嗯,真的好久不见了,徐坤。”



朱正廷沉默,朱正廷不说话。

只是因为朱正廷心里有鬼。


03.



朱正廷心里有鬼。

朱正廷对那个很久很久以前的小学弟心里有鬼。

朱正廷对此充满了罪恶感但是他不能阻止他的脑子——他不能阻止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梦回故地,不受控制的脑电波在寂静深夜一次又一次把他带回那阳光白到刺眼的午后天台。

——那天真的,阳光太好了。


那天晌午,下了课的朱正廷跳过午饭本来想回宿舍休息一下。朱正廷住在顶楼,爬到楼梯口本来是要左转,鬼使神差地回头一望,发现走廊右边尽头,赫然立了一架长梯,向来密闭的楼顶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四方小口,白到晃眼的阳光像水银一般倾泄而下。

朱正廷眯了眯眼,没由来地想起了自己演出服那长长的白色水袖。

顶楼人没住满,加上正值晌午大家都在食堂拼命,整个走廊安静得吓人,巨大的寂静中感官被无限放大,那个四方小口露出来的阳光、阴影区的荫意,在朱正廷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肆意撩拨——朱正廷慢慢地开始爬上那架木梯,心里有种做坏事的心虚感和刺激感、还有些许午后偷懒的平静懒散感觉,混杂在一起,回忆带点晕眩感,有种奇妙的美好感觉。


上了楼顶,有种意料之外的荒凉感。风很大,在耳边呼呼作响。朱正廷抬手理了理头发,四下望去发现居然有人。

那人明显听到了声响,急急忙忙从地上爬起来,转头和朱正廷对视——怪尴尬的。

——那人刚刚好像是躺在地上的,像条老咸鱼。


两个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在天台上大眼瞪小眼了好半晌。好在风大,还不至于了无声息。


朱正廷犹豫了一下,拖着步子向那人走过去,有些尴尬地笑笑,“那啥……同学你好啊……”

那人似乎松了口气。

“……你好,学长。”

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逆着光,笑的眯起了眼睛,眼睛亮亮的。

朱正廷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方是谁——流行音乐系的蔡徐坤。


原舞蹈系现表演系大三的“仙子”朱正廷,流行音乐系大一的“全能王”蔡徐坤——两个人都是在学校大型晚会上惊艳过全场的风云人物,虽然抬头不见低头见,但是一直以来只是通过各种校园帖子认识对方的两人从来没有想过“天台”这个尴尬又莫名其妙的面基地点。


之后蔡徐坤坐回原来的地方也不好意思躺尸了,朱正廷保持和他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环腿坐下。

——无尽沉默,尬到两耳生风。


“蔡徐坤同学也住这个宿舍楼吗?”

朱正廷开口就后悔了,本来大一和大三不会住一栋楼,但是每年总有几个倒霉孩子可能大一楼住不下会被随意发配——很明显蔡徐坤就是这种情况。

“噗嗤”少年看他一脸尴尬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

“对啊,我被随机分配到和大名鼎鼎的朱正廷学长一个楼,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啊?”

天知道朱正廷心脏竟然骤停了一下。

随后白静的耳尖开始慢慢涌起血色,蔡徐坤笑意更深了几分,只觉得这个人真的单纯的可爱,胆大妄为地凑近了对方几分,笑意深深融在一对浅褐色的眸子里,眯起来的眼睛里是有些无错的朱正廷。

“我看过学长大一时候的中国舞哦,真的好厉害呢。”

少年人的温热吐息在离脸颊几厘米的地方炸开。

“像仙子一样。”


——靠,居然被学弟撩了。



04.



那个温暖的三月午后,没有人追究那架木梯的由来,也没有人知道有两个认而不识的人借由一架来历不明的木梯在天台相见熟识。

只记得那天晌午,阳光很好。白花花的光就那么肆意妄为,晃了眼。远处有风有鸟鸣,有不知名的花的香味,还有楼顶呼呼风声。

——三好学生朱正廷第一次逃课了。


没有忍受住蔡徐坤的铁板烧安利诱惑,朱正廷鬼使神差地答应下了对方的邀约,一边嘴上喃喃“嗯我下午没课”,一边心里小声说只是一堂水课偶尔不去上一节也没关系吧。

然后就是晌午阳光下的一前一后走出校门,在行道树的绿荫下留下少年人没心没肺的笑声,从专业课聊到舞蹈再谈到游戏,从阳光正好的晌午走到日暮时分的傍晚。

在可以照到夕阳的楼梯转角告别,朱正廷知道了蔡徐坤住在三楼。


“那个,学长,加个微信吗?”

蔡徐坤挠挠头,有几分赧然。

“嗯,当然可以。”

——两个本来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就这么开始了一段不咸不淡的关系。



05.



两大天王疑似同居的新闻新闻因为黄明昊的打压瞬间隐没在漫天雪花似的各路娱乐新闻下。双方工作室都发表了声明,一切在北京初雪来临之前画上休止符。

再次见到蔡徐坤便是几个月之后了。

应邀参加母校校庆的朱正廷在万物渐渐复苏的阳春三月在校园一角看到蔡徐坤的时候,震惊到无以复加。

相同的季节相同的地点相同的人,连阳光的温度都一模一样,真叫人有种时光错乱的晕眩。


“学长,好巧。”

蔡徐坤向他走近一步,从容坦荡还是数年前的少年模样——连声音都染上笑意。

“嗯,好久不见。”

朱正廷如临大敌,心中一派兵荒马乱却又泛起一丝丝莫名的悲凉。


支开旁人,两人心照不宣地走上那段曾经走了无数次的绿荫道。由于校内的数次施工这条路早已不是当年的主干道,主校区的偏移带来了四周的寂静。

京城三月里的阳光总是有些好的过分,约莫是偏北的缘故,四下静悄悄竟是连风都没有,亮的发白的阳光从梧桐枝丫里零星散落一路,无数的事物在空气里被安静地蒸腾,包括那一点点陈年旧事,那一点点细碎心事。


“已经……快十年了吧。”

许久,还是蔡徐坤先开了口。

“嗯……”

朱正廷看着旁边的年轻男人斯文地拉松衣领,多边形的光斑落在白皙的皮肤上,他长年唱歌,喉结曲线生的很美,朱正廷看着那块凸起动了一下,年轻男人的声音轻飘飘地穿过耳际。

“……今天真热。”

朱正廷慌忙回过头,意识到自己的失礼。

而身旁的人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渐渐泛起绯红的耳朵,勾了勾嘴角。


“时间过的真快,上次来这里时真没想到还能有机会和学长再来。”



蔡徐坤向前迈了几步,把手插进驼色大衣的口袋,孩子气地转过身,对几米开外的朱正廷露出一个有些俏皮的微笑。

——背景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路。还有两边在阳光下绿的晃眼的法国梧桐。





朱正廷愣了。





十年前刚满十八的蔡徐坤也是在这条路上用着这样漫不经心的语气和自己话别。

只不过那是个夏天,热到柏油都化开,热到心事都无从掩藏。像裸露在空气里的皮肤一样,一点点被榨干水分。那点见不得人的情感像长年被藏在地窖里的冰块,被热度蒸腾,逸散在空气里。

蔡徐坤告别的话还没有说完,朱正廷就上前一步捂住了他的嘴。

少年人的汗味混杂着薄荷味沐浴露的味道在蔡徐坤的鼻息之间爆炸,无意识的嘴唇蹭过他略带薄茧的指腹。

朱正廷触电般松开自己的手,逃似的跑回了寝室。


那个夏日的闹剧就是他们离别的全部,蝉声轰鸣使朱正廷听不到自己心跳如雷。如此潦草的告别同时宣告了伴随朱正廷整个年少的盛大喜爱的谢幕,由一架木梯搭建起来的关系终究太过脆弱。

没有说出口的再见并不能阻止分别。



十年前的八月十七日,朱正廷躺在寝室的床上,幻想着蔡徐坤离开时乘坐的飞机引擎声的定如窗口树下蝉鸣般聒噪不已。

——突然开始后悔没有和那人说一句一路顺风。




自此以后便是时间漫长如流水,无数的人路过,无数的事停留,那句再见也好,那句一路顺风也罢,终究成了年年夏天升起的孔明灯,消失的无影又无踪。

朱正廷苦笑,他终究还是不够成熟,只是那人一个笑,他又开始对那盏过去的孔明灯上的心愿念念不忘,活像个没长大的小孩。




06.




“……你最近在忙什么?”

犹豫了很久,还是抛出了一个老套的话题。朱正廷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上次的事情,是意外。”

朱正廷停下步子。他没有想到,蔡徐坤这个时候又提起几个月前的那个闹剧。

蔡徐坤在离他几步开外的位置微笑。




确实是个意外。




斩获自己华语影坛上最后一个大奖之后的朱正廷本是打算修整半年的。经纪人将自己送到别墅之后便回家了,将近凌晨三点的时候范丞丞一个深夜来电惊得他从床上惊醒。

“嘿嘿,正正哥恭喜啊!今晚我有个私人局在老地方,正正哥有空来玩玩嘛?”

电话那头传来福西西傻里傻气的声音,朱正廷正在气头本想骂上,又转念一想被范丞丞这么一吵今晚注定睡不着了,索性语气不好地应下,心想范丞丞你要是没准备好凤熙斋的点心胥玔阁的猪蹄就半夜来吵我开局,就休怪我不讲情面,一状告上冰冰姐。


等朱正廷开车到了老地方,已经快四点了,推开包厢的门,吵吵闹闹的局似乎已经开了。

四下一望发现点心猪蹄竟然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朱正廷正要发作,范丞丞却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往朱正廷肩上一拍,傻笑道。

“朱正廷,大影帝,今天来晚了,有个新朋友来介绍你熟悉熟悉——坤哥,哈哈,影帝加天王,今天这局有意思了。”

被点到名的人也站起身来,看着门口的朱正廷,笑的礼貌,朱正廷快速收起愣住的尴尬表情,露出一个公式话的笑容,“哈哈,原来是蔡天王,幸会幸会。”暗地里狠狠掐了一把有些醉意的范丞丞。

之后只记得大家开始玩游戏,朱正廷和蔡徐坤都有些个放不开,正巧朱正廷心情本就不大好,更是追着酒瓶猛吹,范丞丞此时酒已醒了大半,想起自家大哥喝高了必断片的老毛病,刚想拦下,不料朱正廷往后一倒,睡的不省人事。





次日醒来已是日上三竿,身旁的蔡徐坤睡的安稳,各大头条爆炸。

范丞丞在电话那头哭诉:“哥我真的没想到啊,蔡徐坤说自己没喝什么酒可以送你回去我就把地址给他了,谁知道会出这档子事啊!”

朱正廷挂了电话只觉得脑壳疼。

他不怕热搜,只怕自己酒后吐真言。

奈何断片太彻底,脑子空空。




想到这里,朱正廷在温暖的三月天里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冷颤。

看着几步开外的人笑的从容,朱正廷只觉得自己心跳快要爆炸。喉结滚动,支支吾吾地问了出声。

“那个……我那天……该不会讲了什么奇怪的话吧……?”



回答他的是一个霸道而炙热的吻。




07.




看着朱正廷落荒而逃的背影,蔡徐坤笑容张扬得有些过分。

——他可爱的小学长,无论过了多少年还是青涩的要命。



十年前,也是这条路上,也是他,吓得那个胆小的家伙落荒而逃。

而这一次,他似乎多了一点小小的底气。


脑海里浮现出几个月之前那人因喝的烂醉而泛起酡红的小脸,那张小嘴断断续续伏在他耳际向他诉说这几年对他的想念,诉说着很多年前对他的一点一滴的喜爱。

热气喷在他的耳廓,那张小嘴轻轻喘着,喃喃道。


“坤坤…坤坤……我好想你。”

“……我,喜欢你,很久了。”


随即,就是一个绵长而潮湿的吻。



他们从朱正廷别墅的玄关吻到客厅,再吻到卧室门口,最后一起拥吻倒向柔软卧床。

哪怕深深陷进床铺,朱正廷仍然不肯松开攥紧蔡徐坤衣襟的手。

不知吻了多久,兴许是累了,朱正廷呼吸声渐渐变重,居然就趴在蔡徐坤的身上睡了过去。



蔡徐坤小幅度地移动,将朱正廷调整到一个比较舒适的睡姿,理了理自己被拉扯的皱巴巴的衣襟,撩开那人的微微被汗沾湿的刘海,落下一个轻轻的虔诚的吻。



“我也很想你啊。”

“我也喜欢你很久了啊。”

“我也好想抱紧你啊。”

“可是你醒了过后该不会又要像之前那样逃开吧。”




08.




“朱正廷你给我解释清楚!!!”

电话那头的黄明昊已经气疯了。

朱正廷按住跳个不停的太阳穴,喃喃道,“再帮我一次吧Justin……”

电话那头是一声沉重的叹息。

黄明昊对着电脑屏幕上亲吻的两人照片漂亮的小脸都皱了起来。

——不愧是朱正廷,参加个校庆都能惹出一篮子事。



——软软的……

朱正廷看着热搜头条两人亲吻的暧昧照片,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在与蔡徐坤唇齿相接的一瞬间,他就回忆起了一切。


他的脸现在温度高的可以煮鸡蛋了。




09.



几天后,朱正廷在收到了蔡徐坤的微信。

——有时间可以见个面吗。


他刚想对方是怎么弄到自己的微信的,才发现两个人十年了都不曾换过微信账号。


驱车到了约定地点,朱正廷不禁哑然。

这分明是第一次一起吃的那家铁板烧。




他的少年等在店门口已经多时了,见他来了,笑容和数年前分毫不差。

他的少年急匆匆地向他跑来,绕过了那么多年岁,绕过了那么多春夏秋冬,人潮人海。他步伐坚定又明确,义无反顾又真诚炙热。

他笑的像三月天的太阳,带着草木复苏的味道,眯起来的眼睛像座住了星星的拱桥。




“正廷,我有个秘密想和你说。”

“十年前,我想说的不是再见。”

“是,我喜欢你。”




看着对方愣住的表情和迅速变红的耳朵,他坏心眼地伏在他耳际说。

“还有,我想和你,传个绯闻。”



然后,在闹市街头,影帝和天王,隔着车窗,交换了一个春天味道的吻。





——END

评论(23)

热度(252)